zhganwing  (姓名: 张干)

分享 订阅
  • 已有 337 人次访问, 46715 个积分, 12692 个经验
  • 用户组别:高级会员
  • 主页地址:http://www.joyocean.org/home/?812
  • 背景音乐:
  • 世界真的挺小,刚收到林间老师过去学生的来信,说她要带全班学生参加我们的活动 »

如果您认识zhganwing,可以给TA留个言,或者打个招呼,或者添加为好友。
成为好友后,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关注到TA的更新动态。

加为好友


个人资料

» 查看全部个人资料

全部 相册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11 张照片

更新于 06-30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0 张照片

更新于 06-30

全部 日志

  • 07-20 14:23 闪回的人与事(II) 毕业典礼演讲

    几年前在Joy Ocean论坛看到了 Randy Pausch教授在Carnegie Mellon的演讲。Randy最后一课的主题是” 真正实现你的童年梦想“。在外求学途中,接触到了许多不曾想象的精彩人物,体验到了狂风骤雨后的困顿不堪,从过去的演讲里也咀嚼出新的味道。 接触过Randy Pausch和Steve Jobs的演讲后对毕业典礼演讲就多了些关注。总体感觉,毕业演讲 传递的是演讲人反复凝炼后认为重要、有益的信息。除了 激励人勇敢迈出大学拥抱未来外, 它们间的相互比较也能折射出演讲人不同的人生经历、社会环境,促使人从不同角度理解世界 。 这里继续之前的分享计划,部分转载四篇2014年的毕业典礼演讲,以及少许个人随感。 1. 北京大学 张益唐。 演讲人是 默默无闻”失踪“数十年的学者,2013年年届六十时因为素数理论研究成名(参见媒体报道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3/7/280149.shtm)。早年有年少轻狂的经历, 中年一度流落到在餐馆打工,但一直没有离开数学研究。 他在北大的演讲强调做事踏实、为人谦虚,兼 谈失落与坚持 。这些与个人经历有关,有时表述抽象隐晦,不过 有趣的是,意旨 听起来像是我了
  • 07-08 07:47 闪回的人与事 (I)

    前些日子收到国内来的信息:学妹从WMO workshop拿了奖,第一时间兴冲冲的报喜。回复信息后想想结识的经过,忽的发现自己来美国已近三年,而 本科时经验交流会认识的那群“小朋友”竟已都大学毕业。其中大部分人来了美国、去了欧洲、或者留在北京深造,一些还特意告知了去向、在facebook上加了好友。 坦白说,我多少有些受宠若惊,因为自己实在不曾付出多少。思来想去,不过是本科交流会上侃侃而谈,来美国后一些不那么及时的留言回复,还有些过去分享的资料在国内的学校间流转。良心发现之下,在页面更新了些还在被分享的资料,又在英文主页上偷偷留了条矫情的状态: “ Good to know that I did some righteous things - maybe accidentally - besides fighting & struggling for my own ambition.” 不过或许用accidentally或许并不准确,因为大学时做这些还是怀着相当复杂的动机的。比如说,觉得从师兄师姐还有各路前辈那收获很多*,无奈对很多人连句感谢的话都忘了说,就只能效仿他们参加些交流会,顺便在离校前完整下大学经历。又比如说,总觉得自己当初没有得到足够的指点,混混沌沌的没少走弯路,于是怀着类似独孤前辈埋剑留言的心态,沿路留下些东西以待有
  • 03-19 11:25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学术?

    退学转行的人渐多,什么样的人适合做学术?朋友转帖如下: 1, lonely 2, self-torture/self-denial/self-criticism/self-motivation (没错,你必须是个自虐型的,一次次否定你自己的结论,直到达到perfect) 3, you don't have to be smart (smart的人都去做赚钱有用的事儿了,金融,经济,计算机,etc) 4, slowness might help 5, sensitive 6, stubborn 7, paranoid!!!! (this is extremely important! 你必须是个偏执狂的同时是个妄想狂才能生存!) 以上据说是某位orientation听到的说法,咱再加上两条自娱自乐: 8, open (尊重不同意见 & 接受正确意见)  9, fascinated about exploration
  • 11-06 22:40 [zz]“千人”海龟难抵“垃圾”论文

    和上篇日志相呼应,不代表个人观点,原帖地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629823.html 前不久,一位“千人”海龟受邀来长沙某高校讲学,期间该校某学院院长陪同其参观岳麓书院。“千人”与我素未谋面,连网络上的文字交流都没有,但来到了我所在地盘跟院长提起了我,院长立马联系上了我。我向来仰慕海龟牛人,所以乐意跟“千人”见见面,在岳麓书院旁边我们学校专门招贤纳士的宾馆招待了“千人”一顿。 席间东拉西扯,拉的扯的无非论文、项目、学生等等大学老师割舍不下的那些事儿。“千人”大多凭论文成为“千人”,所以一般最爱说论文,也最有资格说论文。扯到论文,“千人”谈到了自己从鄙视和抵制到重视和笑纳“垃圾”论文的心路历程。 我请“千人”首先界定何为“垃圾”论文。“千人”说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就个人来说也是一个动态认识过程。例如,他刚回国时,在他眼中,非本领域国际主流刊物的论文都是“垃圾”论文,后来变成非 SCI 论文都是“垃圾”论文,到现在只要 对某人 在某些方面能发挥功效的论文都不是“垃圾”论文。何谓 对某人 在某些方面能发挥功效?是曰老师拿着能过考核、得奖金、报项目、评职称  

全部 留言板

  • jlinwhoi 2013-07-10 07:06
    祝张干生日快乐
  • jlinwhoi 2012-07-10 07:52
    Happy B's day!
  • stephenwu 2012-05-31 22:02
    你在美国哪所大学呀!
  • dreamzxl 2011-09-10 20:42
    我们办公室有个学姐要去签证,我想问你一下,签证一般都会问些什么问题呀?有没有个大概的范围?
  • dreamzxl 2011-08-29 04:43
    zhganwing: 嗯,还是选择...学习科研基本生活还能吃住劲,不想只是简单的在中国人的小圈子里混日子,加上英语沟通能力不到位,于是日常的人际交往就比较郁闷了。
    大家刚去好像都一样,过一段时间就适应了。你已经很优秀啦,相信自己,加油!

» 更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