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海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722|回复: 19

留学国外的朋友,能不能介绍一下你们老师的培养过程?

    [复制链接]
SunZhen 发表于 2011-3-2 00: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1-3-2 00:38 编辑

最近大家一直在讨论几个紧密相关的问题,那就是导师和学生的问题。大家似乎多少都有这样的认识,中国的好导师不多,特别是能够给学生以好的培养的老师不多。《山海经》分析了若干原因,有主观的,有客观的。这个问题,在法国Strasbourg访问期间,我和张涛也多少讨论了一些。除了主观的为了名利而当导师,所以不舍得花心思在学生身上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我们认为中国的导师们自己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培训,好多导师无论在做研究方面还是做教育方面都可说是自学成才,所以当他培养学生时,很可能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忽略了给学生以应有的系统的、成熟的、正确的培训和培养。

有的老师跟我这样说过:我很疑惑是否给学生的帮助太过了,所以他产生了依赖或者懒惰情绪?我的学生每次拿给我的文章都是一大堆错别字,句子也不通,我就给他逐字逐句的改,改完后,把他喊来一一讲解,再给他讲解如何布局,希望他下次至少交给我没有错别字,字句通顺的文章,结构清楚的文章,可是每次依旧和上次一样,他似乎总在等着我帮他改。

另一个老师说:所以,我的学生,我让他们写文章拿给我的时候不能有错别字,不能有不通顺的句子,否则我不看,因为我觉得学生对我不够尊重。我那么多工作要做,那么多学生要培养,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像小学老师一样的去做改错别字的工作。

我就把我在美国访问期间,自己又重新当回学生的感觉和林老师对我们的细致指导讲了一下,我说:重新当回学生,去做一个很新的方向,太多基础知识要去补,方法要去学,我感觉自己很焦躁,因为我的表现还不如林老师的博士生,知识积累不够,读文献也慢,且由于知识陌生,做工作没办法自由施展,写东西也放不开,每一句都要想好久才敢写,尤其是用英文写,林老师帮我们改的时候,仍发现很多不准确甚至错误的地方,改完的稿子都快红遍了。我那时才重新领悟到学生有时不是故意要犯错,而是他的能力还没达到那水平,看林老师帮我们改的那么认真,不仅语法,连标点符号和参考文献的错误都改,我就提醒自己一定要尽量耐心,明确告诉他们哪里可以改的更好。至少第一遍会细细的帮他改,好好的教导他。以后,错别字要求他自己改好,其余的我可以边教边改。两位老师听了,也同意我的说法,说会结合我难得的经历和感受重新思考怎样教导一个学生是最合理的方式。

由此可见,很多老师也在摸索如何更好的做好导师。只是中国的导师们,很多如张涛所说,因为他自己就没有受过系统的培训,所以他并不知道怎样去培训他的学生,这常常是问题的症结之所在。

所以我想请在国外留学的同学或者了解国外教授们培养学生方式的同学,说说国外的导师在教育学生方面有哪些方式或者说哪些细节上的安排,让你们觉得很好,能帮助你快速成长或者说让你快速进入研究状态的?
胡登科 发表于 2011-3-2 01: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行顶起!
jlinwhoi 发表于 2011-3-2 06: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linwhoi 于 2011-3-2 07:10 编辑

我的大、中、小学教育在中国,而研究生教育完全是美国老师教的。我在WHOI的前15年也专门教美国及其它国家的研究生。近几年才有幸与优秀的中国学者、学生合作。我个人的一些观察如下:

1)中、美学生一样聪明、勤奋、有潜力。这不是客气话,是我的观察。

2)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因此不能一概而论。

3)总的感觉美国学生写作、报告等方面很早就得到训练。美国学生的科学成长同样需要我们做导师的全面指导。他们的第一篇科学文章经常也改被得红色一片,改了又改。但我们主要教他们怎么写科学的“八股文”,不是改简单的英语。

美国学生较少犯低级写作错误,象文法不通等。而且他们从小就得到较好的训练,知道怎么应用复述等重要的写作技能(见:http://www.joyocean.org/viewthread.php?tid=884&extra=page%3D1)。

总之,教MIT/WHOI的美国学生写作、报告不觉得太累。这不是因为他们更聪明,而是因为他们已经得到比较好的先期训练。

4)无论在美国、中国,科学家做事都需要认真。伟大的科学家,象达尔文、牛顿、居里夫人、钱学森、李四光等,做科学都是一辈子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从不马虎。

如果你投的文章里有好几处明显的低级写作错误,说明你不够严肃、认真。审稿人都是专家,他们无偿审你文章的科学内容,没有义务为你改写作。表达清楚、无误是你的责任。否则你在浪费他人的宝贵时间,对科学、对你、对他人都不利。

我们要求MIT/WHOI的学生一定要达到科学、写作认真的要求,没有其它选择。培养学生方法可以大不一样,但敬业、认真是一个好的科学家的共性。

5)MIT/WHOI的教育越来越学科交叉,但我们要求每个毕业生需要有自己的踏实的专业落脚点。

6)我个人培养研究生的原则是:(一)教学生怎么作科学,包括写作、报告;(二)发掘每个学生特有的专长,培养学生成功的信心;(三)培养学生专业技能,所以学生毕业时在某方面比大多数同行更领先;(四)边作研究生,边发表文章;(五)全心为学生考虑。如遇利益冲突,学生利益为上。我的美国老师们就是怎么帮助我的。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2 10: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jlinwhoi


    没错,我接受期刊帮忙审理稿件的时候,通常都会尽早阅读,细致的给出修改建议,包括图件描述不清楚、前沿综述引用不合适等细节。有时甚至修改的很细,尽量不推荐拒稿。因为我知道很多学生都是在眼巴巴的等着文章发表后毕业。虽然,我觉得这些方面的工作首先应该是学生的导师把好关,但难免会有疏漏,所以审稿老师有责任提醒甚至帮助学生,但我最不能忍受的是文字和格式上的错误连篇。我唯一建议退稿的一篇文章,其实我根本就没看完,不仅文章巨长,错别字很多,连图件的排版都没做好,远远超出页面,字也小的看不清,可读性非常差。耐心修改和调整了几幅以后,我越来越感到那位投稿的学生连基本的认真都没做到,这对审稿人实在是没有尊重可言,必须让他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重新做好了再送出来。
wdt 发表于 2011-3-2 15: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自己属于研究生群体当中很幸运的一员,因为无论是国内还是在国外,我都有幸遇见了很好的老师。

    好的老师给我的共同感觉就是:
1) 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十分融洽。师生之间是一种非常友好的气氛,学生有任何问题和想法都可以没有忌惮得讲出来。曾经有工作了的朋友对我说,我们一位老师的话让他感触很深。老师对他说“我是你的老师,不是你的领导,你不用揣摩我的意思,咱们可以很坦诚地交流。”好的老师,他们跟学生之间是一种很纯粹的亦师亦友的关系。

2) 在学术方面可以给学生正确的引导。这包括很多方面,很难一下子感觉出来。但是我比较直接的一点感受就是,面对好的导师,学生敢问自己不知道的问题,哪怕这个问题很基础,甚至是自己早就应该很明确的问题。

    孙老师想请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我觉得我的很多感受应该和孙老师有相似之处,但孙老师更多是作为一位老师,一边领会怎么做老师,一边回顾体验学生的感受。我就比较直接,是纯粹作为一名学生来经历老师对我的教育和培养。我很幸运自己有机会在林老师的指导下学习了两年,两年的经历,加上之前跟林老师的接触,概括起来是一句比较直白的感叹,真的很有幸遇见这样一位老师。

    最早认识林老师不是作为林老师的学生,而是在一次出海当中,不过其实跟做林老师的学生没什么差别,因为航次当中从林老师这里得到了很多指导。这当中我和很多学习海洋的年轻学生一样,最大的感触就是,林老师总能让人得到鼓励,对自己的专业产生更大的热情。我想,这也是一位好导师具有的特质吧。学生可以从老师身上看到对专业的热爱,也看到自己努力的榜样和方向。

    后来,我到了WHOI,进行两年的访问学生生活。这两年中我还有幸得到了另外一位美国地质学家Brian Tucholke的指导。这个过程很难描述和概括,我只能和大家分享我感触最深的几点:

1) 首先,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林老师确实是全心全意为学生考虑的,一切以学生的利益为先。

2) 老师在我身上花了数不清的精力和时间。单举一个例子,两年中,差不多每周我和林老师还有Brian都有2-3次的讨论,经常讨论一次一两个小时就过去了。这加起来光时间得多少呀。

3) 林老师对每位学生都很负责。两年中很多时候林老师身边不止有我一个学生,有别的学生,有博士后,有其他的访问学者。但是林老师总是很努力地安排时间,保证他真正对每个人的科研都有切实的指导。

4) 林老师总是给人很多鼓励,帮助学生树立做科研的信心。

5) 教学生写作和作报告。我的第一篇文章,光第一稿前前后后就写了4个月,这当中林老师和Brian帮我做了无数次修改,后来我整理文件,发现当时打印出来的修改稿都有很厚的一摞。林老师会教我们各种各样的细节,包括word排版,画图的字体,tick是向内向外,ppt的背景,文字的多少等等。这方面,相信其他老师和同学的感触也非常深。

6) 我们经常有业内八卦聊天时间。请原谅我不知道怎么表述,所以用了这么不严肃的词汇。具体一点说,就是林老师经常会跟我们讲,最近他有什么活动(报告,航次)国内有什么海洋界的重要会议,科技方面有什么重大发展举措等等。在林老师身边,你永远不用担心自己跟不上学术发展动向。

7) 林老师是我们大家的朋友,我们生活中有什么变化和烦恼,林老师都很高兴参与分享或者提供建议。和林老师聊天,无形当中也可以了解更多的美国生活信息以及工作文化。我们还经常受邀请到林老师家聚会,享受林老师太太(借此狂赞狂感谢黄老师)为我们准备的美食,分享海洋事业发展的信息和想法。两年当中,我蹭饭的次数多得难以数清楚。
hantten 发表于 2011-3-3 05: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antten 于 2011-3-3 05:31 编辑

我是研一的学生,经验不是很多。我感觉老板的风格是,让我自己主动去学,然后找他讨论问题。他从来不push我,我的课也很少,实验任务也不是很重,本来想这样很好,可以自己学很多,可是发现自己的自觉性很不好,效果不太好。跟老板说graduate life 很轻松是否正常。老板回的信里说,It is all about your own initiative to read more papers.  我觉得我很幸运老板给我的自主权很大,而且他也非常supportative, 每次主动和他谈,他都会帮我找一些相关文献。最近,他让我自学一个软件,然后给我机会在课堂上讲,教其他的同学。我挺感激这样的机会。 可是,对于读文献还是对自己困难很大,虽然对有些领域有兴趣,但是读的效率也不太好。总体上讲,我觉得老板是给学生很大自主权的风格,和从小接受教育的风格不太一样。我只是希望我的自主性能够更强就好了。想向大家请教的是,怎么样才能更加靠自己去主动学呢?谢谢大家:-)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3 08: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1-3-3 09:29 编辑

回复 6# hantten


    “怎么样才能更加靠自己去主动学呢?”

我的意见是,若想持续的主动刻苦学习,一个人须有明确的志向和计划,特别是你对某个方面还没有产生稳定的兴趣和热情的情况下。对于立志,曾国藩最为推崇,志向好比灯塔,也是信仰,那是精神的力量。一个人若无志向,很可能把时间消磨在随波逐流中。生在乱世中,志向好定,比如周恩来总理,看到同胞受到外来侵略者无情的践踏,却无处说理,就立志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生在和平年代,志向已不太被人重视,但自己必须有。现在中国的海洋方面还非常的薄弱,多数领域都在follow美国、法国、英国,甚至还不如日本。海洋科学的振兴还需要很多人不懈的努力,因此你们作为有机会到国外深造的幸福年轻一代,最重要的是学会真本事。
    有了志向,还得有明确的计划,才能持之以恒,保质保量的做好。比如说,你想了解哪几个领域,每个领域你需在多长时间内掌握它的进展和主要方法?这些都必须给自己个长周期计划;然后是短周期:每天规定自己看完最新一期Nature和Science上相关的文章、信息、新闻,一周完成5篇参考文献的精读,周末完成这5篇文献的综述报告和PPT,每周锻炼身体几次,每次多长时间,每周做多少个实验,如果连续两周轻松搞定,就可以奖励自己去玩一下,或者大吃一顿,然后下周工作量稍稍增加些,循序渐进。要知道我们学习和研究的过程,如同滚雪球,开始是积累阶段,所以很慢,但后来你会快很多,甚至可以迅速融会贯通,产生新想法,做出新成果。所以给自己个工作增量完全是合理可行的。
   如果身边有好朋友和你一起比赛,或者互相鼓励、互相交流每周进展,那就更好了!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3 09: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wdt


    婷婷写的真好,细致地一一讲述身边的一切,我们也很羡慕你有那么好的两个老师带你,和你一起讨论。当然你也值得他们付出,聪明勤奋。记得当时咱们在讨论“思想的风暴”时,你就提过,你是幸运的,可是那些聪明勤奋却没有机会的年轻人,怎么办?这个问题,让我们大家都思考了很久。估计这也是林老师每年在中国办讲习班的重要动力吧!国内有那么多聪明刻苦的年轻人,他们也渴望学习的机会、科学大家的引导和鼓励。希望你的经历也可以让很多人得到思考,包括师和生双方的思考与促进。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3 09: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hantten


   达达的师兄给他写了一篇文章,专门讲一个人在读书过程中如何要求自己和如何去做的,你可以参考下,地址在 http://www.joyocean.org/viewthread.php?tid=931
hantten 发表于 2011-3-3 10: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SunZhen

孙老师,谢谢您这么详细的帮我解答困惑:-)真的很谢谢您的建议。但自己真的很难实现量化的计划。不过,如果能坚持一个小习惯就应该帮助很大了。突然想,定期读science也许真的是应该做的一件事情。自己好希望是好奇还有兴趣驱动的。可惜前面有一道"行话垒",如果看文献跟看电视剧一样简单就好了。。。。。最大的期盼是,自己能有能力思考,很快乐的想问题。谢谢您这么耐心的解答:-)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4 08: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hantten


    ”但自己真的很难实现量化的计划。“
没有关系,你可以逐渐量化,量化了以后才知道自己完成了多少。不量化,很多目标很容易就被琐事给冲掉了,能剩的就很少了。


“不过,如果能坚持一个小习惯就应该帮助很大了。突然想,定期读science也许真的是应该做的一件事情。”

没错,这方面的习惯是施一公博客里提到的,好像是达达转给大家的,我觉得非常好的建议。

自己好希望是好奇还有兴趣驱动的。可惜前面有一道"行话垒",如果看文献跟看电视剧一样简单就好了。。。。。最大的期盼是,自己能有能力思考,很快乐的想问题。

相信量变到质变,每个人都得经历那样一个痛苦的过程,但是必须的。这是Nature记者邱Jane说的。等你积累丰厚破茧成蝶了,你就会发现你有源源不断的想法,这些想法带来的不仅是快乐,是兴奋!你也许根本不想再看那些拖沓冗长的电视剧了!
hantten 发表于 2011-3-4 15: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SunZhen
孙老师,谢谢您!嗯,现在还是挺难的,慢慢来,真希望以后能够好开心的看文献,嘻嘻:-) 如果刚开始阶段能挺过去就好了,哈哈,我把您要讨论的老师的问题扯跑题了~~~
流动的快乐 发表于 2011-3-5 11: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认为中国的导师们自己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培训,好多导师无论在做研究方面还是做教育方面都可说是自学成才,所以当他培养学生时,很可能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忽略了给学生以应有的系统的、成熟的、正确的培训和培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2 00:36


从研究角度来看,大约这是问题所在。更重要的是,由于历史原因,国内的研究和国外有着相当大的距离,在国内历练的同志们很难知道一个学科的整体现状。
作为一位优秀的导师,应该给予这方面的指导。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5 15: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hantten


    没事,这本来就是大家谈心的地方,只要能有帮助,什么样的问题都可以讨论。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5 15: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流动的快乐


    说的很对。给予学生一个学科发展现状的展示,这在佛教里叫做开眼吧?呵呵,给懵懂的学生开一双智慧之眼,让他们根据自己的理想去选择想做的方向,这就到了林老师说的因材施教。然后陪着他一起做,直到他从蹒跚学步到能够自行奔走。现在的孩子比我当年聪明能干多了,逐渐赶上并超过国外的希望在他们身上,也在我们身上。
吴萍萍 发表于 2011-3-6 23: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SunZhen


    苏老师,非常谢谢您的分享,我看到您的写的东西,我不由感动得流泪,真的,因为我也是研一的学生,是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的,从来没有老师这样教我,一直以来我很徘徊在科研道路和接受事实找个安分的工作,但是我是喜欢科研的,这一点我可以很肯定,不愿放弃。听您这么说我心里似乎又充满勇气和信心,谢谢您,以后的道路若有什么困难还希望能得到您的解惑~~~~
hantten 发表于 2011-3-7 05: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SunZhen


   孙老师,真的谢谢您,要好好努力,好好珍惜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7 09: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1-3-7 09:53 编辑

回复 16# 吴萍萍


    若能对你有帮助,我将十分高兴。有个好导师的确很重要,不过最重要的部分还是要靠自己。就像卢冰老师说的,她总是把老师给的自由当成锻炼自己的机会,所以她成长的很快乐,当然也比很多人有冲劲和闯劲。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现在通讯和信息都很发达,你可以通过多看、多听、多问,让自己快速的学习和成长。觉得累的时候,就去看看黄老师的自传,他们当年那可是一穷二白,上头还有锤子打压,黄老师都冲过去了,咱们更没问题,对吧!祝你早日在科研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zhenxi 发表于 2011-3-20 19: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孙老师、林老师的指导,婷婷的分享和孙老师孜孜不倦的解答表示感谢。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20 21: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9# zhenxi


    呵呵,也感谢你发表了那么多好的见解,从你的见解里能看出你是个很爱思考的人,祝贺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快乐海洋论坛 ( 浙ICP备11010086号 )

GMT+8, 2021-3-3 03: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