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海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104|回复: 18

什么样的导师是好导师?

  [复制链接]
SunZhen 发表于 2011-2-22 22: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linwhoi 于 2011-3-4 19:58 编辑

今天,Butterfly转载了一个帖子“慎重选择博士后(或博士生)导师”(链接地址为 http://www.joyocean.org/viewthre ... ;amp;extra=page%3D1 ),帖子指出选择好的导师至关重要,我想这对于读过博士学位和正准备攻读博士学位的人,都是非常实在非常重要的建议!

遗憾的是作者只顾着批评各种“扒皮式”或者如“生意人”般平庸俗气的导师,却忘了好好讲讲一个好的导师应该具备哪些好的素质,以让大家擦亮眼睛去选对导师。

大家能不能说说你们认为的好导师应该是什么样的?

其实这也正是我针对什么样的学生是好学生之后准备尽快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提出来大家讨论,可以有助于互相了解、促进与提高。也有利同学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hantten 发表于 2011-2-23 14: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老师好~ 我觉得好的导师是,快乐宽容并且supportative的老师。宽容的含义有两层:
(1) 理解学生还是学生,可能不懂的东西很多
(2) 不要太严格的要求学生,给学生自己很多空间

supportative 的想法是,当学生跟他谈想法后,他就帮助学生找相关文献,和提供相关思路,和学生讨论。

最后一点,是快乐的导师。快乐的导师有两个方面:
(1) 自己是快乐的  和一个轻松快乐的导师相处起来会是非常棒的。
(2) 帮助学生快乐  培养学生的快乐感,允许学生有尝试不同类型项目的机会,试图帮助学生找到让他们能投入激情的方向做研究。

当然,从学生的角度来讲,学生如果得到了这样的自由和支持,学生应该主动去学,脚踏实地去干。

这是我简单的想法,请您指教:-)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2-23 14: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1-2-23 14:55 编辑
我觉得好的导师是,快乐宽容并且supportative的老师。宽容的含义有两层:
(1) 理解学生还是学生 ...

hantten 发表于 2011-2-23 14:06



    说的非常好,快乐、宽容、并且suppotative.只是宽容一项,第一点非常好,第二点可能得稍作休整。
   “ 严师出高徒、慈母多败儿”,自古名训不无道理。所以对学生要有适度的宽容,但不是无原则的宽容,而是从学生的立场去评估学生的能力,给予他恰当的教育、指导和扶助。曾国藩说过:为师者,当以鼓励学生为主,因为即使是为了学生好,过于严厉的批评也会让学生无所适从。本来是一片好心,却犹如严霜凋物,适得其反。然而,这种宽容,并不是给学生以完全的自由,仍需用良好的品德、严明的纪律和高要求的训练,使学生长学识、明事理、成大业!要知道玉不琢是不可能成器的,人能自琢的,何其少?老师知道那么多,阅历那么广,当然知道什么对学生好,什么不好,如果知道了,还不去将学生向好的方向引导,甚至引领,那是老师的失职。
hantten 发表于 2011-2-23 15: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SunZhen

谢谢您的指正。 严师和松师两种的比较,想起爸爸妈妈教育小孩子,可能整体上是宽容,不过习惯啊大事情上面的东西小孩子错了还是要纠正,责骂是很深的爱吧。
谢谢您:-)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2-24 08: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hantten


    如果能这样看待老师的喜和怒,我相信你一定会发现比知识更有价值的东西。“感恩”两个字虽普通,但却不平凡,会感恩的人才能得到最诚挚的帮助和最真实的快乐!
hantten 发表于 2011-2-24 09: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SunZhen

嗯,常常感恩,才能脚踏实地;-)
山海经 发表于 2011-2-27 15: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中国要么给找工作的,要么教真本事的,能居其一就是好导师,能占两个那就无敌了。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2-28 22: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山海经


    你觉得身边这样的好导师多不多?
山海经 发表于 2011-2-28 22: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SunZhen


    我算摊上了吧,不过在中国好导师是和大熊猫、金丝猴一样稀少的,还好不是华南虎和白鳍豚。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2-28 23: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山海经


    按照你的说法,那么得恭喜你,你是少有的幸运。你觉得中国缺乏好导师的原因是什么?
山海经 发表于 2011-3-1 20: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SunZhen


    坦白的讲,我的导师不变态,但也没时间管我。所以我硕士期间很痛苦,不过还好经历过生不如死的过程,我算是有一点科学的思维了,不过我下定决心赶紧毕业,导师在我找工作的最后关头帮了我。
   依我之见,缺少好导师的原因实在太多了,可以归结为历史、体制、制度、社会各种各样。不过我想大概导师个人对待科研的看法不是出于对未知的好奇心,而是对科研经费、职称、荣誉的追求这一点影响了很多导师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去带好学生吧。
某一个领域的专家很可能不是这个领域的教授,而是这个领域的研究生。这样的环境怎么能出好学生呢。
山海经 发表于 2011-3-1 20: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不缺战略科学家,和你砍大计划一个比一个牛。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1 23: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1-3-2 08:14 编辑

回复 11# 山海经


    我想问问你,你说自己摊上了好导师,是说导师在你找工作时帮了你,还是你现在在国外学习,并且有个好导师?
山海经 发表于 2011-3-2 13: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SunZhen


    我工作了,呵呵。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2 15: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山海经


    原来这样,难怪你遗憾自己的学习热情在读研中消失了,却仍保留对科学研究的兴趣和眷恋。其实工作了也可以做科学研究的,有志者事竟成。现在你比当学生时看的更明白了,可以选个好的导师。好导师虽然少但还是有的。
bing 发表于 2011-3-3 23: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uBing 于 2011-3-11 17:43 编辑

看到这几天在讨论导师和学生的问题,忍不住想说说我的老师们。

每当谈起听我的几位老师讲课,我脸上肯定都洋溢着陶醉和幸福,因为每当这时候我都能在我丈夫脸上看到羡慕的表情。老师们的话不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而是余音绕梁,经年不散。

先说说我的导师胡受奚教授。以后有时间我会说说我的其他几位老师。每次想起他们都觉得很愧疚,因为我没有继续搞地质。我的老师们都不是完人,但他们都是好老师。

第一次上胡老师的《矿床学专题》课的时候,我是大四学生,是在教学楼103,一个能容纳100多人的阶梯教室,当时的盛况是3个人的座位坐4个人,还有人站着听课。我记得当时当红女作家铁竹伟来我们学校做报告的时候也是用的这个教室,只不过铁竹伟报告的时候人更多,窗外还有人站着听。

胡老师声音洪亮,不用麦克风,浓重的宁波口音,一堂课下来,上下45亿年,纵横绕地球好几圈;大到宇宙,小到电子。胡老师讲课大有“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的气势,所以每次想起胡老师,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出毛主席的形象。因为元素的地球化学行为都和它们的原子结构有关,所以胡老师记得元素周期表上所有的原子半径和各价态离子的离子半径,我当时信奉爱因斯坦的话——书上有的都不用记,但因为听胡老师的课,也记住了大部分的原子半径和离子半径,可惜现在全忘了。说到兴奋处,就会从口袋里摸出他的招牌大手帕——揉成一团、蓝边白底的大手帕,在他宽广的大额头上一抹,“啪”(这个声音是我加上的,手帕是扔不出声音的,但那个动作是掷地有声的)扔到满是粉笔灰的讲台上,一会又拿起来一抹,粉笔灰就抹到脸上了,所以每次下课,胡老师都是满脸粉笔灰。

他上课思维跳跃很快,就像福尔摩斯,给你一大堆似乎毫不关联的线索,一步步推理,还让每个学生都参与推理,不停地提问,最后总能把它们都连在一起,最后总能“破案”。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血液都冲到头上,每次下课以后,我的脸都很红。我从大四开始听他的课,听到博士毕业,每堂都有新鲜感,都有新收获。他学识之渊博、思维之敏捷令很多学生和同行敬佩,以至于后来我们学生议论他,说他的大脑像超级计算机,给他一个关键词,他就能把所有的线索给你连起来,然后推理,然后结论。

我虽然是自己报考的地质系,但我听的第一堂地质课上就被老师告知地质学是不科学的科学,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我对地质学真正了解并重新感兴趣是从听胡老师的课开始的。

我报考胡老师的研究生的时候是他事业最辉煌的时候,在此之前他是南大最年轻的教授,从讲师直接升到教授(文革期间停止职称评定多年),当时南大讲师直接升教授的只有他和物理系的龚昌德教授两位。当时我们矿床专业只有2位研究生导师,另一位是徐克勤院士,因为徐老师当时年事已高,基本上所有的学生都是报考的胡老师(现在可能会大部分学生都报考院士)。因为当时没有女生考取过胡老师的研究生,所以有人传说,说胡老师不招女生,我向来不太在意结果,只想通过报考研究生把大学的课程复习一遍,所以他招不招女生不在我考虑范围内。正是我的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使我有幸成为我们矿床专业的第一位女硕士、南大地质系的第一位女博士,也是胡老师这辈子唯一的一位女弟子。

跟胡老师读硕士的时候,他有个“305项目”,是研究新疆的花岗岩,我很想去,但胡老师说:“新疆太艰苦了,女孩子搞个近点的地区,你就搞宁芜(南京到芜湖之间)吧”。这样我就正式开始搞宁芜的玢岩型铁矿(玢岩(porphyrite)是具斑状结构的中—基性或弱酸性喷出岩、浅成岩和超浅成岩的总称。具斑状结构的岩石,习惯上将含碱性长石和(或)石英斑晶的称为斑岩(porphyry);将含斜长石斑晶的称玢岩)。具体该怎么搞,题目是什么,胡老师不做具体规定,给你充分的自主权(同时也是压力),独立工作能力就这么慢慢练出来了。他规定我们所有的研究生(胡老师当时有10个学生,是我们系学生人数最多的老师)每周一开会,每人向他汇报自己一周的工作进展,胡老师给每个学生指导、建议,当时觉得压力很大,每周都要有新东西!现在想来这个会很有必要。因为每个学生的方向都不一样,所以我们不仅从胡老师那里学了很多东西,相互之间也学了很多,开扩了知识面。

研一主要上基础课,第2年(1986年)暑假开始野外采样,8月份胡老师派我们几个研究长江中下游的研究生从武汉沿长江向下游到南京,考察长江中下游的铁、铜多金属矿。9月份各自分头到自己的研究区,我第一站是凹山铁矿(第二年在这个矿的地测科还碰到一个不服气的年轻人,那时候研究生还很少,他非要测测研究生的智商,被问了几十个脑筋急转弯,好在没给研究生丢脸),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作为一个成年人走向社会,独立跟人打交道。我还记得当时我站在矿部门口,深吸一口气,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还算顺利,拿到了资料,采了样,有了成功的经验,以后就好办了。跟人打交道的能力,就是这么慢慢练出来的(大学毕业实习的时候,带我们野外实习的徐士进老师教过我们一些和人打交道的技巧,但这方面的能力我一直觉得不够,还要继续学习)。

整个硕士期间我跑了28个矿区,博士期间跑了30多个矿区(大多数是井下,很多地方是没见过女生下井的,所以经常被人盯着看),鉴定过数千个薄片。每次出野外的2个多月,因为背标本,经常我的两个肩膀都瘀血成紫色的,有男生一起出野外的时候我就不用背很多标本了。出野外用过很多种交通工具:驴车、马车、拖拉机、小汽车、拉矿的卡车和小火车、自行车,更多的时候是走路;住过很多种房子:鹅卵石搭的窝棚、用铁丝把树皮穿起来做的房子、干打垒、只有窗洞没有窗玻璃的房子。

硕士毕业以后,1989年的春夏之交中国发生了一些大事,出于对我们学生的爱护,胡老师派所有的男生出野外,可能他觉得女生不会惹出什么大乱子,我被留在学校写文章,3天拿出初稿,不许上街。我的第一篇论文,就是这样诞生的,当时是没有个人电脑的,稿件都是写在20×20的方格纸上,我记得很清楚,最后一稿的时候我写错了一个字,我就把那个字杠掉了,在上方重新写了一个,稿件给胡老师改回来的时候,那个字已经被胡老师剪了一小块新方格纸盖住了,并且唯一一次批评我,说我不认真,这样对编辑不尊重。

还有很多故事,先暂时到这里。

我虽然现在不在科研一线工作,但是我被训练出来的对科学的热爱、认真敬业的精神,独立工作、挑战极限、承受压力的能力一直终身受益。我被训练出的坚实的地质基础和基本的科学素养是我工作的底气和资本。

我想一个好老师该做的,我的老师们都做到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没修行好,不能怪他们。
http://www.joyocean.org/home.php?mod=space&uid=728&do=blog&id=1589
jlinwhoi 发表于 2011-3-4 02: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linwhoi 于 2011-3-4 14:17 编辑

回复 16# bing
谢谢卢老师分享。今天中国科学的中坚力量正是许多象胡老师一样的好导师带出来的。
wdt 发表于 2011-3-4 14: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卢老师的帖子,看了觉得很真实,特别吸引人。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3-5 15: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6# bing


    卢老师是个非常爽快非常能干的人,这跟胡老师不仅是中国学术大腕,讲课精彩的感染力,做科研也充满热情有关,也跟胡老师体恤学生,处处考虑对学生的培养和锻炼有关。而培养的成功,也在于卢老师能把任何环境,顺利的和困难的环境,都当成锻炼自己的机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快乐海洋论坛 ( 浙ICP备11010086号 )

GMT+8, 2021-1-22 22: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