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重要通知:所有用户的密码已全部重置!密码获取方法请点击此处!
查看: 2844|回复: 5

忆叶真(王克林)

    [复制链接]
gaoxiang 发表于 2016-1-28 21: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忆叶真


王克林


叶真属英才类。工作风格怪异潇洒,令常人叹为观止。平时多见他打牌、闲聊、看录像、听音乐。而对一问题突发兴趣,便即刻研读文献,彻夜推导公式求解,几天内成文寄出。由于见解常与流行理论相违,接下去常是与编辑、审稿人数月以至数年的争论。大概认为我善于倾听,他爱对我讲起这些争论,并因人们看不懂(或由于固守成见而不愿看懂)他的文稿而忿忿不平,好一似“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十几年来,他平均每不到一个半月就在国际前列期刊上发表一篇文章,多为单独作者或第一作者,不知有多少是经过与编辑和审稿人舌战笔战的结果。我有时想,假如他不花那么多时间与这些人劳神,不花那么多时间在网上打桥牌,不知会做多少工作,发表多少文章。但这事不能假如,因为假如那样,叶真也就不是叶真了。


与叶真无事闲聊,常把学术界比作金庸笔下的武林。他搞物理,我搞地球物理,而不同领域内的人才结构似乎差不多。几个名校名所好比少林、武当等正宗名门,高手云集,学术掌门人一般为当世公认之权威。(牛顿、爱因斯坦等则属达摩祖师一类,非凡人可比)。一般院所亦各有本派上乘武功,又常招纳名门高徒以自强,形如众多大小山头,绕名山而立。我观叶真,哪派也不是。有真功,没山头,不倚不靠,无所畏惧,实属一仗剑行天下之豪胆孤侠。其真功,乃是对波动现象之透彻理解,炉火纯青的物理直觉,和洞悉复杂物理问题实质,进而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超人能力。叶真确有豪胆。列出曾被他挑战过的名门,令人盗汗。但话说回来,没点真功夫,恐怕谁也不会去贸然打上名山,惹是生非。我作研究也常有观点与名门相佐。一般未敢轻举妄动,皆因自知底气不足。与名门交手,叶真从未败阵,一般是难分高下,有时他略占上风。各派十分诧异,何方大侠,竟有这等功力?观其身法,以堂堂正正经典波动理论为主,不似旁门左道中人。然而便查名门高徒手册,又未见叶真二字。难得其解,于是紧闭山门以避之,出门则绕他而行。直到最近,叶大侠才被邀入大堂,与各派掌门、堂主平等切磋天下物理绝学。谁料,他竟在此时撒手而去,留给众人无尽的惆怅。


叶真爱独树一帜,挑战流行观点,也是他性格所致。前沿科学之所以为前沿,就是因为这里面有许多东西我们不懂。不懂,就构成了一个探索的空间。在这一空间里人人平等,人人可以去推理,去想象。无止境的上下求索正是科学研究令人陶醉之处。但这种神秘刺激的“不懂”状态也有它无法摆脱的阴暗面。不像造飞机做火箭,是对是错必须马上接受实践的无情检验,前沿科学有充分余地让人们去假设猜测,周璇迂回,于是犯错误在所难免。即便是大师,也会偶尔失手。这种状态理所当然造成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科学文章虽常有风骚传世,但也不乏平庸之作,无非沿大师所指道路或对或错蹒跚而行。这也并非研究风气不正,实在是因为我辈能力有限。不像艺术体育那样非具备天赋者搞不成,无论任何人,只要具有中等智商,甘愿勤奋学习,都可能成为科学家、教授。只是天资聪颖者,可免受“头悬梁,锥刺股”之苦,更占优势而已。故天下科学豪杰,能创门立派者寡,能追随效法者众,致使科研常显一哄而上之势。人云亦云,本来就最为叶真所不齿。他若发现哪一学说有明显缺陷而仍被人们奉为真理、更是无从忍受,必拍案而起。正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向之孤侠心态。


有一事叶真不能。这就是以婉转外交辞令甚至方法去指出他人理论的不足。据我观察,他绝非故作“语不惊人死不休”之态,而是的确把科学的是非曲直看得过于简单。对他来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必转圈子。这是他实在的弱点,却也正是他性格上的可敬之处。记得十多年前初次听他讲起发表文章受阻之事,我曾试图晓之以利害,授之以“围魏救赵”一类小计,用以说明不必弓弩相见,也可以阐述自己的理念,推进科学。叶真面露迷惘,沉思片刻,无奈一笑,说:“我不会”。我也很快发现,此事不可强人所难。此后,凡遇他讲起这类故事,我便以倾听为主。倾听时,我每每猜想,他在我这里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未必能长久积愤;三、五日内,必有新的科研问题使他移情别注。我与叶真从未有科研合作,也从未畅谈人生理想。相象之处,无非是研究手段:同是不做实验,以摇唇鼓舌为主。他视我为友,大概是发现我真诚的敬慕他的才能而又理解他学术上的种种貌似狂傲之举。


叶真工作起来常常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但他绝非淡名忘利之纯粹科学家。事实上,他渴求出名甚于当代大多数同行,加上他性急高傲,有时做事偏激。这不足为怪。理想的不图名不图利的纯粹科学家几乎是没有的,牛顿曾因争夺微积分发明权仗势狂“整”莱市尼兹,爱因斯坦曾因一时之愤怂恿美国政府发展原子弹(后自愧)。这等科学伟匠,人类导师,尚行此龌龊之事,又何以要求一般的学者超然出世呢?有先哲如哥白尼,为寻求科学真理置名利于完全不顾,玩儿了命了。这在现世已不多见。纵观当代科学界,大凡从事科学研究者,所为三事:兴趣、颜面、生计。兴趣者,指对自然现象之好奇,对自然规律之爱恋。颜面者,指对得到同行及社会承认之渴望,也有升华为光宗耀祖乃至为国家和人类献身科学的。生计者,泛指生活待遇和金钱。此三事缺一不可。我中华古训,颜面居上,做事为青史留名。现今则行拜金之风,对学者以小利诱之,投中名牌刊物一文者,赏以数钱,不出文章不管饭。殊不知科学发达之奥秘,实在于学者之兴趣。叶真主要被兴趣所驱,又为功名所诱,于生计则但求温饱而已。令我肃然起敬者,是他绝不因图虚名而对学问有一丝苟且。不做则已,一旦做研究,他必是认真专注,竭尽全力,追求完美,可达忘我献身之境界。最难忘,是听他讲正在研究的课题。眉飞色舞,如醉如痴,如同小孩向小朋友展示心爱的玩具。他这种纯真之态时常浮现在我眼前,使我做学问时不敢偷安。


叶真,北大生物系学士,复旦物理系硕士,加拿大阿尔波特大学理论物理博士。生前是台湾中央大学物理系教授。200412月因癌症去世,享年仅41岁。好友王克林于2005年初为叶真教授纪年文集《率真的求索》撰此文。


(作者系加拿大地质调查局太平洋地学中心研究员)

符迪 发表于 2016-2-2 23: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写的真好。同时也指出凡人只要努力我也可以成为科学家教授。听说天才一般是神经系统和一般人不一样,因此也往往具有不一样的性情
符迪 发表于 2016-2-2 23: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冒昧的问下,叶教授的病可能是因为什么?您提到过他会因为一个问题废寝忘食,不知道跟此有没有关系,同同时也是对我们年轻人一个启发,就是现在生社会节奏快,压力大,睡眠少,上班族是不是一定不要熬夜
 楼主| gaoxiang 发表于 2016-2-3 11: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符迪
我记得每次到加拿大王老师都会告诉我要“吃好、睡好、身体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大家都觉得有道理,但大多年轻人可能只会当耳旁风。
符迪 发表于 2016-2-4 22: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gaoxiang
我以后也要好好吃,自己平时不太吃唉
biodiversity 发表于 2016-2-22 10: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科学界、学术圈需要叶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