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JO_Editor1

孙珍老师的航海日志

    [复制链接]
Zhoudi 发表于 2014-3-15 21: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前面说到古生物年龄与古地磁年龄不一致,现在还是这样吗?谁老一些呢?
SunZhen 发表于 2014-3-17 06: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5# Zhoudi

沉积物定年主要用两种:一个是古生物化石,船上科学家有钙质超微(nanofossil),有孔虫(foram,也是钙质成分)和放射虫(radialarian)三批古生物学家,一共7个人,主要利用化石组合定年,比如说一种化石主要生活在10-8Ma,另外一种化石生活在9-4Ma,那么你如果同时见到两种化石,就会确定地层年龄应在8-9Ma之间,古生物学家经常提到的两个概念为初现面和末现面,比如第一种化石的初现面为10Ma,末现面是8Ma。随着成岩程度的增加,钙质化石就会损坏厉害甚至消失,这个时候主要用放射虫定年。
另一个是沉积古地磁定年,主要用的是地磁倒转时间来约束,比如测岩芯的古地磁强度,当测到第一个倒转时,就知道这里的地层是0.78Ma,依次类推。
前面两者说有不一致是因为后期沉积速率非常快,导致古地磁测到比中央海盆多了好几次快速的excursion,就是短时期的倒转,导致对时间的判断不准确,意识到并修正了这样的问题以后,现在发现两者是很一致的。
SunZhen 发表于 2014-3-17 07: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3月17,在800米左右的深度,钻遇了基底玄武岩,沉积物的年龄几乎是一下子跳到了中中新世,然后就是含有较大斜长石斑晶的玄武岩,靠近玄武岩的沉积岩一样是黑黄的颜色,成分也由以钙质超微化石为的白色和以远海沉积主的绿灰色变为黑红的粘土,由于前期积累着较多沉积样尚未处理完,因此,玄武岩只切开了第一个柱样,看上去依旧跟构造应力无关,依旧是冷却和蚀变占主导。后头看看大家还在努力描述的如山水画一样白底绿花的沉积岩柱样,怎都觉得十分的赏心悦目。
hbsong 发表于 2014-3-17 09: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8# SunZhen
看来中央海盆与西南海盆的钻探证实了南海最新磁异常条带早中新世末的解释,11年前Brias的解释是正确的。真不错!祝一切顺利!
Zhoudi 发表于 2014-3-17 16:4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信息分享!知道谜底总是很激动人心的事!
Barckhausen等刚在Marine and Petroleum Geology上发文,还是坚持南海扩张在20.5Ma结束。
SunZhen 发表于 2014-3-18 04: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9# hbsong

现在又变得扑簌迷离了,具体见下面更新。
SunZhen 发表于 2014-3-18 04: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3月18日
虽然放射虫专家坚持在玄武岩之上相隔2个岩芯(约相距20米的位置)发现的是中中新世的化石,但微体古生物学家在玄武岩段夹缝里小块泥岩中又发现了早中新-渐新世的化石,都知道玄武岩中的沉积物肯定是外来的,不过从哪里来呢,从和玄武岩有一定的粘结来看,应该是当年掉在两个pillow basalt之间的,由于样品体积太小,玄武岩之上地层化石保存的太差甚至没有,因此暂时还没办法根据老中新结合的办法去准确定年,只能所见即所得,所以虽然无法判断来源,推测应该不会太远,那么年龄到底多大程度上反映了这里洋壳的年龄?也许只有测了玄武岩本身的年龄,才能说的确切。情绪波动最大的就是安,其实我倒是一点不担心,周围盆地都做过一圈了,知道这里的年龄不会太离谱。放射虫定年跟我们盆地分析的结果十分一致。只是安可能还不知道,所以她不大放心。
hbsong 发表于 2014-3-18 08: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2# SunZhen


    地质学就如同盲人摸象,因此需要地球科学。
SunZhen 发表于 2014-3-23 02: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3月22日

一眨眼,钻完了4B又钻4E,我们就不停的忙着,测量断层和岩脉的走向,总结归类画图,写总结写报告,做结果展示。4B由于在两组正断层之间,沉积有800米,因此现象很丰富,基底玄武岩也很新鲜,pillow basalt和massive flow交替初现,这对于岩石学家来说是十分令人欣喜的,但显然与火山关系不大。于是4E就选择在最靠近扩张脊的位置,然而受火山影响太大,对钻探来说是个技术难题,太多的火山岩块常常将钻头或取样管卡住,因此进尺困难,取样率也十分低。打了一段时间以后不得停下来。看着摆在桌面上那些不到拳头大的石头,构造学家就知道,这基本没我们什么事了,因为这么小的石头基本是无法定向的,连顶底在哪都不知道,描述起来就毫无意义了。石头却是各式各样的,有的象块树叶,有的象剔透的工艺品,颜色也很斑斓,但以黑和绿为主。今天凌晨来上班时,船只终于收回了所有的钻管,启程赶往南海北部。本航次的logo比赛,包锐胜出,Tim通知大家交T恤,周一的时候统一印,我们如愿意,也可以去亲自印。
Zhoudi 发表于 2014-3-23 17: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oudi 于 2014-3-23 17:17 编辑

回复 82# SunZhen

东方卫视上播出你们航次的消息,介绍了发现24-30Ma化石,说明两次扩张,不过补充说还有疑义。玄武岩年龄何时能出来呢?真期待!
SunZhen 发表于 2014-3-24 09: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4-3-24 10:03 编辑

回复 85# Zhoudi
您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们好久,因为沉积物底部化石测定的年龄是小于19Ma,考虑到它在扩张脊以南接近40KM的位置,推测扩张处脊最老的沉积应该17Ma左右(假设半扩张速率是2cm/年),但随后大家在玄武岩中间的两个pillow basalt之间发现了一小块沉积岩样品,后来又在更下面(50米)的玄武中发现了另一小块沉积岩,古生物定年结果显示,时代已经被下推到了23Ma以老,昨天地化测试已证明我们钻到的都是大洋扩张脊MORB型玄武岩,因此,用最年轻的玄武岩年龄应该更接近结束扩展年龄问题,但问题是我们钻的那个站位夹在玄武岩之间的沉积岩年龄代表了什么?此地开始喷发的年龄?那可就有意思了,一个地区可以接受扩张喷发的时间跨度就太大了。跟您一样,大家都盼望着玄武岩定年给个说法,但后者至少需要6个月的照射之后才能做纯化处理,然后才能做年代测定,这样算起来,需要8-9个月的时间才能做出来。
SunZhen 发表于 2014-3-24 10: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3月24日
钻探船收取钻杆后,就全力向南海北部进军,海上风大浪大,拍的船头不时地发出巨响,我回到房间,干了一段时间地工作,画图写报告。结果一下子就晕船了,赶紧去找医生要了个晕船贴,然后回去睡了,结果半夜起来还是没进入状态,只好再请假回去休息。好在现在没有取样,不是非要留在实验室不可。早上爬起来,感觉好了很多,于是又开始画图。碰到好多人,他们都说自己也晕了,不知道赶到南海北部地时候,风浪是否会小些,如果还是这么大地风浪,打浅钻就又会碰到问题。然而我们依旧必须做好准备,早点把报告做好,准备迎接下一个站位。
SunZhen 发表于 2014-3-25 14: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3月25日
     昨天晚上刚上班,就上来了一个core,可惜没有取上来沉积物,连core catcher也是空的,结果第二管也是如此,到了第三管才开始在core catcher里挖出一小把泥巴。钻井队继续神速向下,就这样一管接一管,到了中午crossover的时候,已上来了7-8个core,化石定年发现已经到了渐新世。这就有趣了,原本还担心沉积物太薄打不下去,于是还用浅剖选了一块最厚的地方向下钻,但那里最初估计也只有30米,没想到80米过去了,还是一管泥接第二管泥。下面会不会有中生代沉积?从杂乱地地震剖面上鉴定很困难,但根据我们地初步判断,十分可能会碰上,说不定还不薄呢。
SunZhen 发表于 2014-3-26 01: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3月26日
    一觉醒来,钻探上来的依旧是沉积物,150多米了,没有大家熟悉的化石,颜色灰灰的泥岩和细砂岩,在第3-6段的时候,见到较多白云岩,再向下就是单纯的灰色砂泥岩,海相还是陆相,大家都在讨论。沉积学家说是海相,而且可能是跟现今一样的深海相,古生物学家说,找不到化石支持,部分地球物理学家说,这是河湖相沉积。我就跟着每一个有证据的人走,看他们展示的矿物、晶体、和薄片。慢慢地总会理出个眉目。
rubejoy 发表于 2014-3-29 01: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月的航程辛苦了!明天我就出发去台湾了,应该能碰到您吧,祝最后两天顺利,台湾见!
SunZhen 发表于 2014-3-29 10: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0# rubejoy

祝贺你就要开始新的航次,心情一定很激动吧,多带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可以给大家分享的特色食品,带些小礼物上船。上船久了以后,你就会吃腻
船上的东西,而且经常会碰到有人过生日,或需要赠送小礼物的时候,啥都没有难免会着急。上船久了以后,大家情绪都变得低沉烦躁,
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把幽默尽量用上,人生不需要那么多针锋相对,相信总会熬过来。
SunZhen 发表于 2014-3-29 10: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3月29日
最后一次在船上写航海日记,明天一早就可以下船,回到陆地生活。回首望望,恍觉有半个世纪那么长,心情一路起伏变化,疲惫异常。6C一直钻了300多米,一路都是沉积物,根据沉积特点来看,也许恩平组还没钻透,因为缺少化石,大家都是一头雾水,海或湖之争,暂时是前者占了上风,因为后者的持有者拿不出直接的证据,但争论肯定还没结束。所有的报告和数据都在收尾中,我们收到通知,可以到机房拷贝航次的数据。等在机房中,看着数字的变化,思考着还有什么应该在船上完成的。
Zhoudi 发表于 2014-3-29 15: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着你们满载而归!
滚滚长江都是水 发表于 2014-3-30 04: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为之激动的同时,也感谢孙老师这两个月来的连载,让我们没上船的一样看的过瘾。
hbsong 发表于 2014-3-30 08: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2# SunZhen
祝航次顺利完成!
ylwang 发表于 2014-3-30 13: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孙老师的两个月的连载,学习到了了很多东西
小郭 发表于 2014-3-31 18: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杨博士接力孙老师回复 90# rubejoy
摸索者 发表于 2014-4-9 17: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老师多发些这类航海日志
摸索者 发表于 2014-4-9 17: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JO_Editor1

海陆类比一下,海水比作大气,在陆上,风化作用强烈,风化 剥蚀 搬运 沉积 岩石破碎成砂。估计在海底即便是4000多米,或许也有某种类似机制存在。胡思乱想的
freefish 发表于 2014-4-16 14: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又一本《古海荒漠》啊!太有意义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