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重要通知:所有用户的密码已全部重置!密码获取方法请点击此处!
查看: 22294|回复: 102

孙珍老师的航海日志

    [复制链接]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2-7 15: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O_Editor1 于 2014-2-7 16:13 编辑

2014年1月28日 香港

夜色中,培训结束后,去到岸上,去到中环的酒吧,享受最后的陆地时光,然后就要在29日早上,奔赴南海的核心,在大年三十开始钻探,顺利地话,马年的第一天,就可以打出南海的“第一桶金”, 十五那天,就可以完成第一口钻井!

那宝贵的钻样,将会是沉甸甸的宝藏,揭开埋藏海底的亿万年秘密!

2014年1月30日 海上

On the way to site 3G, we will get our first samples in the late afternoon of Jan. 31, 2014.
 楼主|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2-7 15: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_Editor1 于 2014-2-7 16:15 编辑

2014年1月31日

本来预计第一批样品会在晚上9点上来,但直到现在还没见到,但据说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见到了,所以很多上日班的老师还是舍不得离开,希望能很快见到第一个样,它会是什么颜色?会有什么化石,基底会是什么年龄?大家都在猜,JOers,你们也来猜猜看。
 楼主|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2-7 15: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_Editor1 于 2014-2-7 16:16 编辑

2014年2月1日

凌晨1点多,第一管柱样终于上来了,大家都很兴奋,立刻投入取样状态,作为构造地质方面的参加人,我没有自己要采的样品,所以就跑来跑去帮助别人的取样。一钻成功以后,后续就十分快,钻探船向动挪了20米之后,很快又打了一个孔。第二个孔是为了生物的人做的,只有第三个孔,才是给地质方面研究用的。
 楼主|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2-7 15: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2月2日

昨天一共钻了4个孔,第一个主要是为了孔隙水和古生物取样,第二个主要是为了古生物和热释光,所以前两个长度都很短。第三个因手段取样管破裂而终止,现在正在取第四个孔的样品,进尺已超过100米,一切进展顺利。不过第一次知道,海盆里似乎并非波澜不惊,因为近似鲍马序列的沉积反复出现,还经常可以遇上有孔虫层和火山灰层,非常有趣。身为构造地质学者的我们,在船上显得毫无用武之地,只是跑来跑去给沉积学者们干体力活,扫瞄照相以及测量磁感应强度。
 楼主|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2-7 15: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2月3日

到目前为止,钻探已至245。7米多,总共上来了27个柱样(每个约9.5米),由于沉积物的压实作用,深处沉积物开始变得致密,取芯装置在第20个柱样的(168.7米)时候就换成了XCB(extended core barrel),与之前的APC(Advanced Pistol Core)不同的是,这次的取样装置顶端装了带牙齿的钻头,在柱状采样器下射深度不足的情况下,可以通过钻头继续下钻,保证取芯率。但中间仍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其中在取第26个柱样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出了状况,竟然是整根空柱子,幸好第27根柱子满载而归,否则大家都要坐不住了
 楼主|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2-7 15: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2月4日

凌晨12点到达core lab的时候,钻样已取至第54根,钻深497.9米,泥岩继续压实,钻头也已在第53根的时候换过旋转钻头,对于古地磁的人来讲,这是个大转折,因为柱样的方向已经不可靠。岩样上来以后,普遍发生膨胀,有的位置已发生破裂。王瑞说,昨天夕阳很美,可惜昨天我是唯一一天没有在下午睡醒的日子,一口气从下午1点睡到晚上9点,并继续小睡至11点。
 楼主|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2-7 15: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_Editor1 于 2014-2-7 16:04 编辑

2014年2月6日

大家帮忙想想看,为什么中央海盆扩张脊会沉积大量的沙,目前看来,从470多米开始到617米,沉积的主要是薄泥厚沙层,因此取芯率非常低,这些沙比浊流沉积更让我们好奇,沙子哪来的呢,4000多米的海底,竟有这么多沙?另外大家猜猜,中央海盆洋壳会是多大年龄?
 楼主|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2-7 16: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2月7日

已经开始在第44个柱样上取小的分析样本,由于压缩作用,取样变得越来越费劲,男士们也很难单凭手指和手掌的力气压下1厘米或2厘米宽的取样材料,女士们则不得不动用Techniian给我们做的简易压力器和牛皮锤子.半夜里总有人昏昏欲睡,于是在小汤记者的怂恿下,大家一起去直升机停机坪看海豚。MahiMahi依旧悠闲地游来游去,且数量越来越多,成百上千条闪闪发光的大鱼像小型潜艇游来游去,不同的MahiMahi有不同的发光斑点,将海水点缀的如星空般优美。常常见到MahiMahi去捕捉飞鱼,不知道他们是否有群猎的本领,观察时间太短,还不能下结论。只是不见海豚的影子,台湾的叶老师说也许海豚一家只是路过,毕竟这片水域是原本贫瘠的地方,作为聪明的海豚,不会一晌贪欢。
SunZhen 发表于 2014-2-8 06: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2月8日

看到第60跟柱子的时候,我彻底纠结了。地温梯度不到2的状况对于不太老的洋盆本身就够奇怪的了,再看到不到600的深处竟然固结成岩,心情真是十分复杂。到底什么原因促进了成岩?新的E孔正在打,暂时还没有新的岩芯上来,大家都无事可做,只有我对着第60根柱子进行构造描述,还不太适应描述表格的要求,正在对着历史样本冥思,希望能够在将来可以快速的将这一堆特殊含义的数字尽快用起来。
biodiversity 发表于 2014-2-8 10: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SunZhen

珍贵的人生阅历。

船上工勤保障人员有多少?
hbsong 发表于 2014-2-8 10: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SunZhen
地温梯度那么低,非常有意思!
芸骥 发表于 2014-2-8 13: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刻关注中
SunZhen 发表于 2014-2-9 06: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biodiversity

钻探科学家队伍约31人,技术配置约20多人,船队及钻探队伍约50人,食宿杂物人员约15人,共分两个班次,各工作12小时,十分辛苦。
biodiversity 发表于 2014-2-9 08: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SunZhen

谢谢孙老师,辛苦你们了。
SunZhen 发表于 2014-2-10 00: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2月9日

周五的中午,船上安排午餐为BBQ,甲板上是一字排开的烤架、烤箱,水果、沙拉和果汁,坐在船头,面对蓝天大海,吃什么忽然感觉已不那么重要,因为好风景和好心情已让食物变成了点缀。大家听着音乐,开心的聊天,才发现80后的年轻人们已不再是老一代的思想,个个奇趣幽默,相聚甚欢。包锐的黑猫警长T恤和酷似费翔的发型都成了大家的调侃话题,青松老师欣赏的歌曲,也被小汤戏虐了一下。开心之后还是开心,值夜班的队伍来到影音室制作自己的泡沫杯,这些杯子将会随着海底摄像机被带到4000多米的海底,再上来时据说只有原来的几分之一大小,十分的Q。每个人都在尽力地画着自己的杯,把祝福开心都画成风景。我们四个(我,张帆,小汤,叶一庆)一直待了几个小时,看着自己心爱的作品个个喜欢,只是不忍心耗尽日班人可能用到的白杯,于是开心离去。今天凌晨刚来上班不久,因为还没有岩芯拿来描述,我们四个又一起去甲板看海豚。回头又把这一幕画在杯上,沉入海底.忽然想起,再上来时,四个人怎么来分这一个杯?
SunZhen 发表于 2014-2-10 00: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4-2-11 06:29 编辑

2014年2月10日

10日凌晨到时,E孔的岩芯已钻至第23根,深达768.2米,上来的都是黑乎乎的砂岩,偶尔有几个玄武岩碎屑,个别段还有白色条带,一直看的都是清一色的沙泥互层,现在见到硬岩石,大家都有些兴奋。每个柱子的钻透时间只有15分钟,但加上往返至海面的路程,却需要1个半小时。硬岩石还未确定怎么分配样品,于是我们只能晃来晃去过些眼瘾。和青松老师学了很多古地磁的东西,这让时间过的快了一点。昨日早餐后,大家照样去船头锻炼半个小时,初升的太阳从浓云中挤出半个面孔,将海面照成一个亮亮的圆形舞台,来不及转身去取个相机,幸而可以欣赏青松老师用手机录下的美丽。下班时才听说有人告了我们的状,Kelsie跟几个老师告状说,我们上班时间去画杯子和吃午餐。惊讶之余,才发现其他国家的科学家跟我们的行事风格极大不同,也许他们的平常就是被要求即使无事可做,也必须留在岗位上,不知道他们遇到下班时间时,是否象故事里讲的,即使人尚在执行任务的卡车之上,也可以立刻扬长而去。而我们则喜欢有事时,全时投入,无事时,自主休息。为了不闹国际矛盾,和大家说好,上班时间尽量待在岗位上,无事可做,就作些自己平时无法做的工作。

P.S. 林老师离开时,杯子内部还是空白的,我们每个人给加了一个图案,我给加了一个吐舌头的鬼脸,叶老师给加了一个胡萝卜型的人面,张帆画了只老虎(因为她属虎),小汤画了一个带'党章'的红色方框,并将老虎涂上了黑眼圈,怎么看都象个熊猫。大家笑到肚子疼。
FOK Tung Ming 发表于 2014-2-10 14: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4-2-11 06:30 编辑

点赞!
幸苦但很幸福的生活。  祝顺利

PS:楼上倒数第二行的张帆不是“她属虎”?
SunZhen 发表于 2014-2-11 06: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7# FOK Tung Ming


    谢谢,改过来了。
SunZhen 发表于 2014-2-11 06: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2月11日

昨天下班以后,勉强自己到处走走,并读一阵子文献,不是不想睡,而是一旦睡下,睁开眼睛就又得去上班。近期上来的虽然是岩石,却依旧是黑乎乎的火山角砾岩和浊积旋回,没有什么构造需要描述。虽然根据要求,由working half换成Archive Half,每天来到实验室,看着每一个新上来的Core,丈量还有多少可以打到基底。每天深夜1-2点,去到直升机平台看星星,已成了无事可做的汤记者每日的必修课,我们依旧日日奉陪,小汤昨日来感慨相见恨晚。今夜里再去,四个人并排坐在BBQ的餐桌旁,随心哼着想起的歌曲,欣赏黑色的天空里夜夜都升起的北斗七星。来时本来喊了青松老师一起,谁知走的时候,却不见了他,却撞见了志飞老师。于是我们快快的去,又早早的回了。青松老师人也十分有趣,大家在空闲时总会聊上几句,互相交流认识和想法,让很多问题都更快的解决,上班也变得更开心。快要早餐时,王瑞跑来说,孙老师快来看,岩芯颜色变了,象夹心饼干。果然,上来的岩芯,象码好的蛋黄派,白白黄黄的颜色,还带着深深浅浅的环形沟槽,仔细看,很像碳酸盐岩,而沟槽也许是钻头加工的痕迹。
汤民强 发表于 2014-2-11 15: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不忍心打断编排顺序。但是提醒大家可以“只看该作者”~~~
xuziying 发表于 2014-2-11 16: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孙老师的精彩报道,我们期待着发现不断,惊喜不断。
SunZhen 发表于 2014-2-12 07: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2月12日
昨天下午下班以后,去船头的甲板上晒了会太阳,躺在软软的太阳椅子上,吹着强劲的海风,看着MahiMahi们在随着波浪晃荡前行,忽然觉得,若是度假,这日子也蛮自在的。于是,在暖暖的太阳下,好好的晒了半个小时。午夜来实验室时,已打到了900多米,新上来的岩芯据说钻了8个小时,黑黑的躺在实验桌上,带着褐色的斑点。有的还带着象似外壳的褐色外衣,“是海底喷发形成的枕状玄武岩么?”柱状的外形,让我这个半外行只能问做岩石学的人,小龙和Anthony都摇摇头,说结晶的这么好,已接近下地壳的辉长岩了,可以勉强说是玄武岩,却不能说是枕状玄武岩。从昨天到现在已经打了近30米了,都是这种象似侵入特征的岩石,那么当年海底表面的喷发成因的枕状玄武岩哪去了?虽然枕状玄武岩很脆,打起来容易碎,但也不至于一块也捞不起来吧。林老师说,考虑到我们的日程已经拉后了,并且钻头的寿命只有50多个小时,后续还能打多深,谁也无法估计,但无论哪种情况先到(先打到100米,或钻头无法继续下钻),都必须结束钻探,进入测井阶段了。小丁跑来,要求和我们一起去看星星,很难得工作了12个小时,他还有心情和我们去船头遥望夜空,只是今晚月亮实在太亮了,只能看得清它身边最亮的木星。
Zhoudi 发表于 2014-2-12 11: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性的记录,非常有意义!
是否除了及自己的亲身感受之外,还记录一些船上的大事趣事?
Zhoudi 发表于 2014-2-12 11: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打的哪口井啊?八几年德国人在南海北部陆坡拖网见到辉长岩的,莫非给你们钻到了?
SunZhen 发表于 2014-2-12 13: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3# Zhoudi

能说的大事基本上都写在这里了,趣事吗也有很多,只是别人的事,不太适合我发表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