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953|回复: 3

[转载]孙卫东:我的导师孙贤鉥先生

[复制链接]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1-21 03: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导师孙贤鉥先生
(来源:http://www.geochina.org

孙贤鉥先生以世界级学者所特有的睿智和斗士般坚强的意志,与病魔顽强搏斗了近十年,带着对人世间的无限眷恋和对生命的真诚渴望离开了我们。

听说先生去的异常痛苦,最后竟咬破了自己的舌头!我知道这是先生不忍舍我们而去。在这个世界上,他有着太多的牵挂。

很多地学界的朋友都知道,先生帮助、指点过很多人,特别是中国的年轻人。记得最后一次通电话,先生不顾护士的多次提醒,在病床上跟我讲了半个多小时。他反复提到大陆的几位年轻同行的工作,还不无遗憾地笑者说:“我可能是帮不上忙了”。当时我想:就是雷锋也不过如此吧。更让我唏嘘不止的是,没想到这竟成了我最后一次聆听先生的教诲:由于药物的副作用,先生很快双耳失聪。

在众多地学界的同行中,我可能是近年来受先生惠泽最多的人之一。1999年至2003年间,我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读书时,有幸追随先生左右,时时聆听教诲。著名的大地构造学家,李正祥博士曾对我说:别人能聆听先生只言片语,已经是终生受益,你小子可要珍惜!

我与先生的交往始于1997年。当时先生顺访科大,我被选为研究生代表向先生汇报研究工作,之后便开始了与先生的书信交流。记得我的第一封电子邮件是用中文写的。先生回信说:你中文不错……我们以后最好用英文交流,这样你可以练习英文写作。之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与先生有近千封电子邮件往来,合在一起有四、五百页之多!在这期间,先生从学问到做人,从地球化学到英语,给了我全面的指导,使我得以在短时间内了解到地球化学的许多前沿领域。后来我得知,很多人曾象我一样幸运地得到了先生的指点。

不幸的是,2000年初,先生被确诊为胃癌晚期。在这之前,先生的胃已经痛了五年,可惜被医生误诊为肌肉疼。负责为先生做胃部切除手术的医生后来说,2000年手术时先生的病情很糟,已经有扩散的迹象,他没有想到先生可以撑到现在。

2000年12月我做博士论文“中期报告”。考虑到先生正在做化疗,我故意在答辩的前一天晚上才将 “中期研究报告书”转交给他。原指望他可以不用费心批改,不料第二天早上我在门前的台阶上见到了我的报告书。原来,先生连夜将80多页的报告书作了认真的批改,到凌晨才改完,然后开车送到我家门口!

孙贤鉥先生是一位伟大的民族主义者。在与他的交往中,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是多么热切地希望中华民族科技腾飞,民富国强。在我看来,对中华民族的至诚热爱是先生高尚情操的原动力之一。正是对中华民族的爱,促使先生夜以继日地工作。很多时候他手上都有近十篇年轻人的文章等着他修改。他常对我说:没关系,少睡点觉而已。即使在病重期间,先生仍念念不忘帮助大陆和台湾的同行们修改文章。也正因如此,在化疗后没有多久,身体尚在恢复之时,先生便应邀到北京大学讲学三个月。昨天北大的艾先生来信说:

“……孙先生生活极尽简朴。有一次他去校内理发店理发,只肯花三元钱让人用推子剃头发却不肯再花三元钱冲洗,满头的碎发回到住处自己洗。然而先生却把北大给他的讲课费壹万圆(后来又将在中国地质科学院离子探针中心作学术指导时所得补助壹万伍千圆)交给我,在大别山深处河南省商城县伏山乡有12个家庭破碎(或父母残障)的孩子先后38人次获得学费资助,得以继续小学和初中教育(在将来的若干年里,名单会越来越长)。目前他们只是知道有一位科学家爷爷支持他们念书,他们将来若能走出深山,能自立于世,将永远感念先生之德。 我想哭送我的孙老师,并代表那些深山里的孩子们哭送他们的科学家爷爷,愿先生一路走好.….”。

是的,先生您放心地去吧。我们会把您的精神传承下去!

孙卫东, 2005年2月26日
 楼主| JO_Editor1 发表于 2014-1-21 05: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_Editor1 于 2014-1-21 05:12 编辑

孙贤鉥 - 简介(来源:http://www.baike.com/wiki/孙贤鉥

孙贤鉥,旅澳华裔地质学家。1943年10月27日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抗日战争胜利后,随父母移居中国台湾省台北市。1962年被免试保送台湾大学地质系学习。1968年,孙贤鉥先生赴美国求学,师从著名地球化学家Paul Gast,先后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和休斯顿美国宇航局约翰逊空间中心从事铅同位素地球化学研究,1973年获得博士学位。孙贤鉥先生与大学同班同学何庆萼女士于1969年在纽约结为伴侣,育有二子,都已经卓然有成。孙贤鉥先生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于2005年2月25 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医院逝世,享年61岁。2005年3月5 日,澳大利亚地球科学界、孙贤鉥的亲属及生前好友200多人在堪培拉。为孙贤鉥举行了追悼会。遵照孙贤鉥先生的遗嘱,他的亲属和好友将他的骨灰撒入太平洋。

里程碑式论文
1968年至1973年,在铅同位素地球化学等研究领域取得了诸多开创性成果。相关论文陆续发表在Nature、Science等国际知名学术刊物上并得到了广泛的引用,其中有关年轻玄武岩铅同位素的文章(Sun,1980)SCI引证次数已经超过700次,成为这一研究领域一个里程碑式的经典论文。

科研历程
1973年-1975年,孙贤鉥在纽约大学石溪分校做博士后,随Gilbert Hanson从事碱性玄武岩的研究,在许多重要的刊物上发表了多篇高水平的论文。

1975年,孙贤鉥前往澳大利亚的阿德雷德大学工作,期间对太古宙科马提岩、高镁玄武岩、大洋玄武岩和蛇绿岩等岩石进行了开创性的地球化学研究,再次显示了他卓越的科研才能,相继发表了多篇至今仍被广泛引用的论文。其中有关洋中脊玄武岩地球化学的文章(Sun,Nesbitt and Sharaskin,1979)SCI引证次数已经超过500次。

1977年,孙贤鉥在悉尼澳大利亚联邦科学和工业研究组织矿物研究实验室工作,从事氧、硫等稳定同位素的研究。

1981他成为澳大利亚矿产资源局主任研究员,1999年退休。在此期间,他发表了一系列有关地球的化学组成、演化以及元素地球化学性质的文章,成为当代地球科学界广泛引用的经典之作。其中最为著名的是1989年他和他的学生McDonough在Geological Society Special Publication上发表的关于地幔化学和同位素体系的文章: Chemical and isotopic systematics of oceanic basalts: Implications for mantle composition and processes,迄今已被SCI论文引证超过2800次;另一篇论文:The composition of the Earth(McDonough and Sun,1995),也已经被SCI论文引证近800次。令人称道的是在实验技术比较落后的20世纪80年代,他就以严谨细致的工作准确地排定了元素相容性顺序,为地球化学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作为海外华人,孙贤鉥十分关心中国科学和文化事业的发展。

学术交流
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他便与内地学者开始了广泛的交流,多次来大陆讲学、授课,为很多学者提研究设想和建议、写推荐信、修改文章,并与很多学术机构和研究人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20世纪90年代初,孙贤鉥发表了两篇杂文探讨大陆和台湾省地球科学界存在和可能出现的问题,笔锋犀利,一时间曾在地学界引起很大的反响、争议和批评,但是他对祖国地学界的关心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减弱。在随后的日子里,他转而将主要精力投到了对年轻研究人员的培养上。

捐助失学儿童
在多次的大陆之行中,孙贤鉥还出资2万多元用于救助大别山失学儿童。在临终前他仍念念不忘,嘱咐家人继续捐助大别山区的教育事业。
ltiansio 发表于 2015-2-10 13: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刚刚才看到这两篇转载的文章,在如此浮华的世界里,向伟大的科学家和前辈致敬!
songxiaoxiao 发表于 2016-7-14 08: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