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081|回复: 11

为什么中国少“咏海之作”

  [复制链接]
小露 发表于 2012-5-20 18: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O_Editor1 于 2012-5-20 19:35 编辑

摘自百度,“糊弄局后”君


      “纵览中国古典文学,有山水文学,有田园文学,有边塞文学,有战争文学,有爱情文学,有月亮文学,有江河文学——但却缺少大海文学!大海,尚未大规模进入中国古典文学史中!

     李白咏过黄河、长江,也到过浙江沿海一带,但未直接写过大海!

     苏轼咏过长江,也被贬过海南岛,但却留下一个千古之谜:在渡越琼州海峡至儋州时,这位大艺术家为何没有留下咏海之作?曹操的诗作中,曾点到过大海,但他的主要诗作并不在此。

     为何大海未进入中国古典精英文学中?到了近现代,孙中山、冰心、刘再复等人虽然有所弥补,但为什么依然不能成为主流?这对于中华民族海洋意识的形成造成了何种影响?

     而在西方古典、近现代精英文学中,从《荷马史诗》一直到《老人与海》,大海则是一个连绵不断的主题!这种对比,值得深长思之,值得深入研究 ,而非“大陆文明”、“海洋文明”两个简单抽象概念所能解释。”

     我以为,作为一名文科出身的中国学子,虽不敢妄称文人,但窥己之心境,文思。也能对中国历来文人士大夫的潜在意识有所洞悉。

     不才大学念的是新闻传播,却不务正业,偷师了半年文献史料。诚然,中华文学史上,罕有歌咏海洋的文字。除开故人所举之名篇。涉及海洋主题的大抵还有《山海经》、东方朔的《海内十洲记》、班彪的《览海赋》、西晋木华的《海赋》、潘岳的《沧海赋》、南齐张融的《海赋》,唐朝韩愈的《南海神庙碑》、宋代燕肃的《海潮论》、以及李汝珍的《镜花缘》等,都算是极为难得的作品。

     这些文章单就是数量而言,较之于华夏典藏,无异于秋毫之末之于舆薪。就是如此有限的所谓“海洋文献”,论到内容对海洋也仅仅停留在博大,浩瀚或者幻想的层面。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中华文士对海洋缺少基本的人文关照呢?我想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中华民族是个感性且感恩的民族。对于养育自己的皇天后土它们顶礼膜拜。中国人也思考过自己的本源,但他们从来不认为两岸的猿声是在暗示自己的出处。他们把这个制造自己的光荣使命莫名其妙的交给了一个唤作女娲的人面蛇身者。而且还给她编造一个补天的传奇。中国人对水是有感情的。无论游牧者还是农耕人。所以他们咏天咏地咏山咏水,但对于海除了险恶,浩淼实在没有其他任何的情感维系。不咏海此其一。   

     其次,以农为本的思想根深蒂固,华夏文明源于江河,文明在自给自足的山川内陆得到无限弘扬,绝大多数文人士大夫都出身内地,对海洋一无所知。即便到过大海,我想除了一片茫然无知。试问还能有什么情愫可以流入自己的笔端?换个角度,即便是生长在海边的士子,为数不多尚且不论,他们除了博取功名,买田置地,衣锦还乡之外,想到来也不会寄情海边,眷恋那种出没风波里的险恶生活。   

     其三,西方不同于中国,西学是求理的科学,而中国自古以来恰恰轻理重文。弄清事物的分子结构不是古老国人的思维模式,没有人会相信人类其实诞生于海洋的浮游生物。中国人对海的印象向来都是宏观而笼统的。做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清楚地知道有两种状态最难下笔,一是一无所知,再就是知之太多。前者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后者,则是唯恐取舍弗当,有失偏颇。对于中国的文士恐怕在咏海这个问题上遭遇最多的还是前者。星海、云海、人海、宦海、学海、书海、脑海、欲海昭示着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海除了大而无当可能也就是大而无边了吧。

     西方人大规模的航海虽比中国稍晚,但他的目的在于寻找财富,探索世界。海本身是否附着于球面至少是他们的一个兴趣点。而中国人航海却是沿着大陆架蜗行摸索,炫耀财富。海本身不是他们的兴趣所在,他们关心的是海外异邦对自己惊为天人的荣耀。   

     国人罕有咏海文学,我想以上种种,当可作一面之观。

(转载来源: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3192864.html

PS:中国文学上有关海洋的文学确实少,最多也就咏江叹河。华夏浩浩疆土,临海之域也不在少数,不过,就算是后起,也该要秀在其中才是!
Alex 发表于 2012-5-20 21: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很少~~  中国古代文人多居于内陆,对大海没有深厚的感情。印象最深还是曹孟德的《观沧海》了~~
 楼主| 小露 发表于 2012-5-20 21: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Alex


   对!所以我们不仅要学海洋,也要护海洋,爱海洋,赞海洋~~
ocean1 发表于 2012-5-20 22: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cean1 于 2012-5-20 22:23 编辑

根据维基百科《郑和下西洋》(http://zh.wikipedia.org/wiki/郑和下西洋):

”1405年7月11日(明永樂三年)明成祖命太監鄭和率領二百四十多海船、二萬七千四百名船員的龐大船隊遠航,拜訪了30多個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國家和地區,加深了大明帝國和南海(今東南亞)、東非的友好關係,史稱鄭和下西洋。每次都由蘇州瀏家港出發,一直到1433年(明宣德8年),一共遠航了有七次之多。最後一次,宣德八年四月回程到古里時,在船上因病過世。明代故事《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和明代雜劇《奉天命三保下西洋》將他的旅行探險稱之為三寶太監下西洋。鄭和的航行之舉遠遠超過將近一個世紀的葡萄牙、西班牙等國的航海家,如麥哲倫、哥倫布、達伽瑪等人,堪稱是「大航海時代」的先驅,也是唯一的東方人。鄭和曾到達過爪哇、蘇門答臘、蘇祿、彭亨、真臘、古裏、暹羅、榜葛剌、阿丹、天方、左法爾、忽魯謨斯、木骨都束等三十多個國家,最遠曾達非洲東部,紅海、麥加,並有可能到過澳大利亞、美洲和紐西蘭”。

以上提到的《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能否算为“咏海之作”?
ocean1 发表于 2012-5-20 22:2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是否需要邀请现代作家跟我们一起出海?作家们跟海军去亚丁湾护航了吗?
lfan 发表于 2012-5-21 07: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ocean1

有本奇书《1421,中国发现世界》,是一个英国退役的潜艇军官,考据许多史料,试图证实永乐时中国人曾经环游世界,发现了澳大利亚和美洲,并精密的测绘世界地图。但是因为没有持久的商业利益支持和人亡政息的怪圈,我们不得不吐出到口的肥肉。而流落西洋的只鳞片甲,促成了西方航地理大发现。

至于郑和船队庞大船队获取的丰富海洋水文,地质,方物,天文和地图测绘资料,万历时稗史称英宗时兵部郎中刘大夏私自焚毁,后被乾隆认可的清修《明史》引用,是非曲直,不得而知。而这个乾隆,恰恰是马尔嘎尼眼中第一个自大无知的腐朽中华帝王,为此引来后续中国无穷灾祸。

这是一个中国海洋人,心中难以挥去的痛。海洋本应连接世界,而不是将其分割,更迭可以推动进步,而不是怪圈中徘徊。这个世界再也不是曾经的孤立板块,梦起于枕席,当醒于四海。

三生逢稷下,四海各为家。长风几万里,自此逐天涯。 (另一个版本见回复《给自己一个努力的理由---“如果你还年轻”》)
biodiversity 发表于 2012-5-21 11: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较少有海洋方面的文学作品,但不能否定海洋文化已经渗透到沿海地带的习俗中,并通过相应的载体传承了下来,比如海洋渔文化,当然渔文化的形成与渔业(仍属农业)息息相关。
biodiversity 发表于 2012-5-21 12: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biodiversity 发表于 2012-5-21 12: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ocean1

是很有必要。另外,从事海洋方面的科技工作者也应该有“创作”海洋文学的意识.....
 楼主| 小露 发表于 2012-5-21 20: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ocean1

觉得如果让作家一起出海,让他/她写东西……他/她就写不出来了……可能这也是一个原因吧,在海上漂的人到后来也许顶多也就和大家说一说故事,没有想过如何去记载吧。



不过我想,总是会有在海上漂的人想写一写海洋的。
章雪挺 发表于 2012-5-22 16: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认为一个对海洋认识不充分的作家,是写不出有关海洋的好文章的。反而是对海洋饱含热忱的海洋科技工作者中,还有可能出真正的海之文学。简言之,做海洋的进入人文领域,远比做人文的进入海洋领域来得更靠谱。
 楼主| 小露 发表于 2012-5-22 16: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章雪挺


   简言之~就是希望在我们论坛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