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海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574|回复: 9

中国科大少年班两校友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复制链接]
ocean1 发表于 2012-5-11 17: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帖
转帖来源: 中国青年报
转帖网址链接: 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12-05/10/c_123104456.htm
本帖最后由 ocean1 于 2012-5-11 18:21 编辑

日前,美国科学院公布84名新晋美国科学院院士名单。本次院士增选中共有3位大陆华裔当选,中国科大少年班校友骆利群、庄小威名列其中,另一名大陆华裔科学家董欣年为武汉大学校友。

骆利群是中国科大少年班81级校友,现任美国斯坦福大学生物系教授。从1987年起,骆利群在《自然》等国际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前不久,他刚刚当选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和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

庄小威是中国科大少年班1987级校友,现任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系、物理系双聘教授、中国科大大师讲席教授。她曾师从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朱棣文教授,在斯坦福大学做生物物理学博士后研究。多年来,她在《自然》、《科学》、《细胞》等国际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她曾是首位获得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的华人女科学家。

自改革开放以来,共有8位大陆旅美学者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不含外籍院士)。本次当选的庄小威年仅40岁,是大陆华裔学者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美国科学院院士中的70后大陆华人。(记者王磊)
 楼主| ocean1 发表于 2012-5-11 18: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科大少年班的神童今安在?
(来源:http://www.wangqi.com/html/2006-01/3359.htm

科大自78年成立第一届“少年班”至今已招25届约千名少年大学生,在已毕业的700多学生中,近80%毕业当年就考取国内外研究生。80和90年代,全国大多数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录取比例不过 10%左右,而科大少年班考取国内外研究生的比例超过70%;近2年更是在90%左右。81-87年,中美联合招收赴美研究生(CUSPEA)中,少年班考取45人,其中夺得全国总分前5名的有7人。80级少年班学生全部考取国内外研究生。前10届学生中,38%提前1-2年毕业考研,最高一届达到100%。

他们中有30来岁就成为IEEE院士(国际电子电气领域的最高荣誉)的张亚勤和姚新。
张亚勤,微软全球副总裁;中国科大上海研究生院首席科学家。他是数字影像和视频、多媒体通信和因特网方面的世界级专家,97年年仅31岁就成为IEEE院士,也是有史以来获该殊荣的最年轻科学家。他曾获98年美国唯一的“杰出青年电子工程师奖”,成为获该奖的首位华人。为此,美国总统专门给他发了贺信。
姚 新,英国伯明翰大学计算机系首席教授。科大计算机学士、硕士和博士。

他们中还有科研成果入选年度世界十大科技成就的秦禄昌和段镶锋。
秦禄昌,78级少年班。现任职NEC公司,主持碳纳米管研究项目。美国麻省理工博士。他00年研制出世界上直径最小的碳纳米管,被评为当年的世界十大科技成果之一。
段镶锋,15岁入科大,现任职Nanosys,从事纳米科技研究和产品开发。哈佛博士。他在哈佛求学期间于99年、 01年2度获“MRS全美杰出研究生"奖;01年获“全美发明家竞赛大奖”;他和另一科大学子合作完成的纳米成果被Science评为01年世界十大科技进展,并名列榜首。03年他被美国Technology Review评为当年的“世界百位杰出青年发明家”之一。他今年才26岁。

他们中还有获得美国青年科学家最高荣誉(PECASE)得主卢征天、"李光耀顶尖科研奖”得主谢敏、以及摘得奖金高达50万美金的美国"天才奖"的庄小威。
谢 旻,78级,14岁入科大,新加坡国立大学正教授。15岁公派到瑞典留学,先后就读于斯德哥尔摩大学、瑞典皇家工学院和利彻平大学。23岁时成为利彻平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博士,91年荣获“李光耀顶尖科研奖”。
卢征天,82级,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科学家。加州柏克利博士,00年获PECASE奖(美国青年科学家的最高荣誉)。
庄小威(女),87级,15岁入科大。执教哈佛大学物理系和化学系。00年获美国卫生研究院(NIH)国家研究个人奖,03年获美国国家自然基金成就奖、Beckman 青年科学家奖和Searle学者奖(后2项奖励的奖金均为24万美金),另外她还摘获奖金高达50万美金的美国“天才奖”(Genius Awards),哈佛大学首页新闻对此进行了报道,中科院院长致信祝贺。

科大少年班学生成为世界名校博士并执教世界名校的学生不在少数。此处仅举几例。
蔡天西(女),91级,13岁入科大。21岁成为哈佛博士,22岁执教华盛顿大学,23岁执教哈佛生物统计系。
劭 中,12岁入科大。23岁执教耶鲁大学计算机系,28岁成为耶鲁终身教授。
骆利群,81级,15岁入科大,执教斯坦福神经生物学系,生物学“斯劳恩”奖得主。
熊 伟,89级,14岁入科大。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系终身教职。
管俊林,78级,15岁入科大。康奈尔大学分子医学系终生教授。
崔 强,89级,13岁入科大。执教Wisnconsin-Madison化学系。
黄春燕,88级,15岁入科大。执教Texas大学 商学院。
姚 震,88级,14岁入科大。25岁执教Texas 大学物理系,海外华人物理学会大奖得主。
李宁辉,88级,14岁入科大。执教普度大学计算机系。
浦 晗,88级,执教Rice大学物理系。
陈一昕,95级,15岁入科大。执教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系。
高 洁,95级,14岁入科大。执教SUNY-Stony Brook 计算机系。
贾燕斌,84级,15岁入科大。执教Iowa State大学 计算机系,CMU博士。
潘翼彪,78级。匹兹堡大学数学系正教授终生教职。
王力军,81级,德国马普光电技术研究所所长,Friedrich-Alexander大学教授。
高立新,81级。麻省大学电子计算机系终身教授。曾获美自然基金成就奖、Sloan奖。
张家杰,79级,13岁入科大。Texas-Huston的健康信息科学学院终身教授兼研究副主任。
鲁 勇,79级,执教美国Chicago大学医学院。
郝 权,79级,美国Cornell大学高能同步加速器实验室主任。
王冀洪,79级,执教美国Texas大学-Austin西南医学院。
施 展,80级,13岁入科大。法国居里大学教授。
王海林,78级,Oregon大学 物理系 教授。
刘 民,85级。Missouri大学和港中文商学院教授(曾任职华盛顿联邦储备银行)。

而在国内的著名学府如北大、清华、复旦、科大,还有中科院研究所中,也活跃着科大少年班学生的身影。
翁征宇,83届少年班 清华高等研究中心,清华首位“杨振宁讲座教授"。
胡天跃,83届少年班 北大地球物理研究所博士生导师。
周逸峰,83届少年班 科大生物系博士生导师,“有突出贡献的中国学位获得者”。
王 永,83届少年班 科大自动化系博士生导师。
钟 扬,84届少年班 复旦生命科学院常务副院长。
曹辉宁,84届少年班 曾任教于加州伯克利,后被李嘉诚聘为长江商学院金融系主任。耶鲁病理学博士,UCLA金融学博士。
张俊妮,98届少年班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师。哈佛大学2002届博士。

还有些少年班学生选择了科学家以外的道路。
郭元林,78级。紫光集团副总裁兼总工程师。
高 峰,78级,德意志银行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兼中国全球市场部总裁。
伍晓东,79级,14岁入科大。斯坦福电子工程博士,诺方信息技术公司总经理。
刘中青,82级,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投资基金深圳首席代表。
岳 军,82级,深圳市科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俊杰,82级,14岁入科大。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和法律双料博士。
李世鹏,83级,微软亚洲研究院主任研究员。研制了第一个高质低成本高清晰电视解码器。
薛 峰,84级,14岁入科大。曾任用友集团副总裁。现任TurboCRM公司首席执行官。
袁 超 84级,深圳鹏华基金运营总部总经理。
黄 沁,85级,14岁入科大。麻省理工91年优秀学生和ECE硕士。24岁成为Prudential证券公司最年轻高级副总裁;96年任德意志银行亚洲分行董事;99年创教育网站。
李 逊,85级,美国夏威夷大学电子工程硕士。WebExInc技术副总裁。
聂建林和郑天舒,85级,在深圳创办了蓝讯技术有限公司。
易万军,86级。融通蓝筹成长基金经理。
张 辉,88级。加州伯克利博士;中星微电子副总裁。
朱骁洵,88级,Metrologic Instruments集团研发部总监。
唐新兵:88级,15岁入科大。南加州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华为集团副总裁。
李 昊,89级,14岁入科大。中国光彩事业农业信息网络公司副总裁。
郑小立,90级,15岁入科大。创维集团信息中心总监。

少年班的毕业生中,年纪最大的今年才40整。假以时日,相信他们中间会涌现出更多的科技精英和各行各业的杰出人物。
wangleiOUC 发表于 2012-5-11 22: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太厉害了!真是群英荟萃!
lfan 发表于 2012-5-14 09: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古英雄出少年。钱学森老先生曾经探讨过修改咱们的学制,他认为科大少年班的经验足够充分后可以推广到全国,即通过12年一贯制的教学统筹优化,普遍的18岁本科甚至博士毕业是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达到的目标。这确实有些超越常规的认识和理解能力,也让不少人有“教育大跃进”的微词。这个话题由来已久,涉及面甚广,只可蜻蜓点水。

不过他的思路是可以理解的,具体实现可以具体探讨:人类知识几千年的累积,照单全收的背负是愚蠢的行为,而知识的传播确是一个扬弃的过程,在整个知识树上优化路径,提取那些“源”的和主干的,选择性的扬弃那些盲端,专业化的处理各个分支。专业教育和通用教育的结合,就好像计算机多线程和“超流水”的概念。毕竟现在计算机或海洋本科生学的很多东西,早上五十年是研究生也难以企及的,大量探索性的东西变成了结论性的,大量操作性的过程变成了黑箱化的可调用模块。那时他既提出,未来研究生规模必将急剧扩大,这样的调整也可以避免现有的超长教育期(博士21年)对大量青年个体的人生安排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至错过二十出头的最佳婚育期。

咱们的学制和专业划分,首先是受到苏联式的影响,但因为计划和执行的能力不足,也没那么极端或极致:苏联曾经约有2000多个大学专业,适应于他们高度集中的计划式工业体系,我们最多也就是1000个左右。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西化教育改革中我们压缩到了250个左右,而俄罗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上世纪末一步到位压缩成了50-70个宽口专业,直接实现了方向和专业的职能分离。

八十年代国家确实有过不少类似的改革先期实验,类似各地的“实验中学”和“实验小学”,有大量的实验性方法和反馈数据,用于支持进一步的改革决策。慎重的过程却也拖得稍微有点久,不过后来进入九十年代,似乎思路更迭太快,而支撑的依据是否充分却颇为争议,可能的原因是文革造成的教育梯队断档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快速完成新老交接,相当一部分信息在交接和转换中遗失掉了,也许部分的包括教学改革的最初目的和指导思想。
jlinwhoi 发表于 2012-5-14 10: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linwhoi 于 2012-5-14 12:38 编辑

科大少年班的经验表明,一部分少年早一点接受大学教育,并非不行。

我认为少年班同学们比较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他们对未来事业成功的信心比一般青少年要强。而信心对每个人在事业上的成功都是极需要的。所以我们培养每一位研究生时,不只是教如何作研究,还要培养他(她)对自己将来能在事业上成功的信心。

上少年班的毕竟只是少数中的少数。有人少年成才,有人大器晚成,都不妨我们对科学作出自己的贡献。

科学人生可以是四、五十年或更长。因此,或迟或早两、三年开始并非关键。只要我们对事业贡献了,在我们一生中什么时候作出来的并不重要。

我们WHOI系里的几位美国海洋学家前辈(象海洋地质学家K.O. Emory等)很年轻时就作出重要贡献,这极大地增加了他们的信心。他们一生勤奋耕耘,从不放弃,有的直到去世前几天还在作研究。这样的人生充实、伟大。
Huaiming Li 发表于 2012-5-14 12: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惊叹......
JixinWang 发表于 2012-5-15 09: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智商强自信的科学家们,不一样的气息。
EricXP 发表于 2012-5-15 16: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小露 发表于 2012-5-15 19: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牛人天天有~
晨曦海子 发表于 2012-6-18 08: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才,只为在海外的天才不能为祖国做更大贡献而感到有所遗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快乐海洋论坛 ( 浙ICP备11010086号 )

GMT+8, 2019-8-20 20: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