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465|回复: 21

我的第一篇(真正的)稻草【黄瑞新科学随笔之8】

    [复制链接]
海之子 发表于 2011-9-4 03: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inhuangwhoi 于 2011-9-8 09:23 编辑

我的第一篇文章
黄瑞新
September 3, 2011
孔子在《论语》中道:“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孔子是世界级的名人,所以,我们不要,也不可能用他的标准了衡量我们每个人。当我将要步入70岁的时候,我给JoyOcean 的年轻网友为我自己做一个“progress report“。我的历程比孔子所说的要晚2-3拍(以十年为一拍):

我在15岁时只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我的中学和大学的生活很一般。按说,我也许算是个好学生。但是读书是也就是“随意”。我想,这和现在很多青年学生也差不多。有点像有名的短跑运动员博尔特一样,一边跑一边“放水”,所以我当时谈不上“志于学“。只有在1972年回到中关村科学院大本营后,我才开始像一个疯子一样读书。对于一个曾经向往做科学的人,没有比失去22-30岁阶段的青春年华更痛苦的现实。我还有点自知自明,所以我非常明白:只有“拼命“才可能有一线希望在科学研究中作出一点成果。所以我是三十而”志于学“。

阴差阳错,我被逼上梁山。 我30几岁时的一篇“稻草”,掀起一场波澜。因为“反对专家”,我这个萝卜头被“牛人们“划入“三不”之列。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从那一天起,我就发誓要另谋生路,做出真有水平的工作,牛人们的打压和训叱只有使我更加暗下决心。从30岁到60 岁,我走过了漫长的道路。美国有名的黑人律师马丁路德金的名言是:“我有一个梦“。从35岁到45岁这十年,我为了实现自己的梦,下决心从零开始。我改换门庭,进入研究生院,而后又漂流到美国,从Johns Hopkins 又转到 MIT。在这三十年中,我从来就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是我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按孔子的条条,我在60岁时,才勉勉强强算是“而立“吧。

我现在已经退休了,所以名利二字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诱惑力了;按孔子的条条,我在70岁时,勉勉强强算是而“不惑“吧。我常常想的是:在上帝给的剩下的时间中,我最应该做什么?

孔子对他50,60,70 以后的估价,我就只好以后再说了。下面是我的几个小故事。

我的第一篇文章应当是在读大学时写的,大约是1963-1964年。 在1960年代,大学并不要求写什么“Term Paper”。 我当时上课学”边界层理论“,按老师和书上讲,平板边界层有两个经典的解,其中包括一个当时负有盛名的郭永怀解。这些解大都是以多项式的形式出现,只是多项式的系数不同。我当时就想:边界层既然有多个解,不同的解一定是各有长处。我曾经自学了点有关最优化的数学,于是联想到:边界层的解也可以最优化。于是我写了一篇几页纸的”稻草“,大意是用一个不同的积分约束。因此多项式的系数可以按最优化定出,就可以找到不同的边界层解,而这些解可以派不同的用场。我当时的老师很高兴,说这是个好东西,应当送给郭所长看(郭永怀当时是力学所所长。)不过这件事后来也没有下文。

1965年我从科大毕业,被分配到科学院力学所。不过,科学院当时也不是真正在做科学;我参加过两年的“四清“工作队,加上八年的文化大革命。文化革命中各种各样的大起大落,真是如红灯记中一句台词所说”人生如梦“。文化大革命后期,科学院开始大地回春。1972年秋天,我在”30而立“的年龄,从远郊区调回到中关村。我当时大概还是没有太睡醒。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从现在开始我就可以真正做科学研究了。离开学校8年了,学校所学的东西几乎都忘得差不多了。”30而立“这句话对于两手空空的我,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也可以说是命运对我的一个挑战。“从零开始”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开始像一个疯子一样读书, 一有空我就藏在图书馆啃书。

不过在那个论资排辈的年代,我这个最底层的萝卜头是难于出头的。在70年代初,由于一次学术的讨论,我接触到当时的一个小小的理论问题。这也是我第一次碰到一个真正的科学问题。据我的回忆,大概是一天左右就写成我的一篇“稻草”。另一篇“稻草”也很快就“出笼”了。俗话说:”养兵千日,用之一时“,做科研的人,平时就是要培养自己的基本功,有一个想法,应当能很快地组织成文。 不过,就是这篇“稻草”,掀起一场波澜。

虽然我当时写了几篇文章,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并不是什么太好的文章。主要的问题在于:我虽然发现的别人文章中的一些问题,当时我并没有提出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对青年人的一个忠告就是:如果你发现别人文章中有问题,不必急于去写一个“Comment“。最好的办法是坐下来,好好研究这个问题,找一个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然后把你的成果以正面叙述的方式发表。

我的所谓“站得住脚的文章“是在我进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和MIT/WHOI Joint Program以后,在导师的指导下,一步一步的写出来的。当我回想过去的几十年,我非常感谢老师们的教导。我特别感谢从小学起,老师们就教我要独立思考,鼓励我按自己的方式去尝试,创造。

这么点小事在这里讲,是希望年轻的学者们一定要珍惜自己的青春和才华。无论大师或小专家大都是从小人物成长起来。所以不要好高骛远,宁把自己当做笨鸟先飞,不可自翔兔子睡觉。万事开头难,希望年轻的网友们,从一个简单的小事做起。
jlinwhoi 发表于 2011-9-4 03: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置顶!
RuChen 发表于 2011-9-4 03: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黄老师分享自己的经历。
黄老师也经常教育我们“要独立思考,按自己的方式去尝试,创造”,这些建议对我的影响很大。
SunZhen 发表于 2011-9-4 23: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然后坐下来慢慢看。
海精灵 发表于 2011-9-5 06: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黄老师的经历很受益,“不要好高骛远,宁把自己当做笨鸟先飞,不可自翔兔子睡觉”,这点很受启发和鼓励!
滚滚长江都是水 发表于 2011-9-5 08: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看到别人的工作中存在问题,要做的不仅仅是指出别人或者自己的问题,而且要尽量延伸一步,看看有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案,这点很关键,而且是经常容易被忽略的。
SunZhen 发表于 2011-9-5 09: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黄老师叙述的历程,我感觉自己比黄老师觉悟还要晚。一直到博士毕业,我也没有立志为科学而疯狂的精神,之前更是没有目标,没有理想。No dream。所幸的是,从小就好强和好奇的我,各门功课都力争拿高分,然后基本上修遍了除水文工程以外的全部课程,所以基础还算扎实。但没有理想,就不会学以致用,就不懂惜时如金,反而是常常大把大把的浪费30岁以前的时光。还好在35岁以后慢慢明确了我的目标,于是开始努力。但仍不像黄老师这样勤恳,十分惭愧。看来我得加油了,以免将来更加悔恨!
biodiversity 发表于 2011-9-5 09: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学习了。
dingmin 发表于 2011-9-8 06: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才看到黄老师的新文。
颇具同感的是,我原来也就是“混”成绩的;永远的中等偏上。高中时代所有的学科(包括文科)都基本是一样的分数;后来学物理离不开我们的物理老师。因为他对我比较好,当时选择竞赛科目的时候就学了物理。学物理竞赛的时候倒是对物理有些感觉,因为它够基础,够“真理”。最喜欢的就是“量子力学”和"相对论”,但是一直都没有弄懂,做题方法都是背出来的。
上了科大以后,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学到终极的物理学理论”。
当然,我还是没敢学理论物理。当时进了“热科学与动力工程”(13系),报考时以为这个系是造火箭的,后来发现是“锅炉系”,专攻热。而且这个系不学“量子力学”,然后我就转系了。
转到地球物理系之后,我去上了科大物理系张永德老师的经典量子力学;又跟胡友秋老师学了狭义相对论。终于能够搞懂高中那些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物理题了。但是我一直不满意相对论的“光速不变"假设(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老师又告诉我们量子理论也是不完美的。不仅不完美,而且不够基础;于是我去随便看了下“弦论”,该理论更加不完善。
还记得当时写了一篇“论科学与宗教”给胡友秋老师看,自以为很有见地。主要是论证科学跟宗教都是建立在很多假设上的,都是人的创造,都属于“世界观”的问题。因此,科学并没有比宗教更“有逻辑”。那是大三,持续郁闷中。
当时其实觉得科学没什么“搞头”了,还好后来遇到了倪四道老师。他的课程要求我们用Matlab写地震学相关的小程序。因为都是实际的问题,写完程序一对比特有成就感——忽然就觉得科学还是挺有意思的。特别是那时地化的老师还跟我们讲过“地幔热柱”等热点问题,那些争议也很另人着迷!
于是觉悟到:科学是人们当前对世界的理解。学习科学,不仅是理解这个世界;更重要的是,看到那些牛人们怎样去理解这个世界。
Zhoudi 发表于 2011-9-8 09: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老师的文章,每篇都给人启迪、鼓舞和鞭策,多谢!!!
scsio 发表于 2011-9-8 09: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值得好好学习!
zhupeter 发表于 2011-9-8 10: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很快就一晃而过, 有的时候真的没有什么动力,科研激情时常被牛人的评论打击的放弃了.研究的确需要目标和动力.
谢谢黄老师分享心得.
liuweiyong 发表于 2011-9-8 18: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老师居然是被逼的;……
jessie_tong 发表于 2011-9-9 01: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在读一本关于介绍清朝末期女人被裹脚的一本英文小说,突然感觉,本以为已经脱离束缚的现代化的我们,在某些本质或骨子里面,还保守着 那种随遇而安 按部就班的思想 想要独立起来 独自思考 某种程度上还是很难 很佩服您 黄老师
wdt 发表于 2011-9-10 08: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黄老师的分享,对我们年轻一辈很有启发。感觉像黄老师还有林老师这一辈的科学家,因为受成长环境的触动,对科研有特别的热爱和追求精神,而我们现在好像大多随遇而安一步步向前走的,实在是惭愧。。。。。。
liuniankai 发表于 2011-9-11 10: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黄老师分享~
贾旭晶 发表于 2011-9-13 01: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出国留学,在美国转学,我毕业的时间比同学晚了好几年。有时觉得很郁闷,可是一想到黄老师冲破那么大那么多的阻力,直到现在还那么的勤奋的工作,为了科学的梦想,为了扶持我们这些年轻人,我就感到惭愧,也备受鼓舞!!!
Egolym 发表于 2011-9-14 02: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本科化学, 硕士环境生物学...刚来ubc开始海洋学phd的时候, 连Diatom是圆的还是方的都不知道...上课还被这边的本科生BS......偶也是靠着坚持自己的兴趣的想法熬过了这几年, 呵呵~~
marin011 发表于 2011-9-25 17: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来没有太多、太大的理想,小学、中学、大学、硕士、博士一路走来虽有酸甜苦辣,但也算顺当。去年满而立,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浑浑噩噩,找不着方向,惰性伴随着烦躁,一事无成,恐惧感总是不经意间袭来。告诉自己要静下心来,但就像被施了魔咒一样,始终无法调整好。今天看了黄老师的经历,颇感受益,天资虽有深浅,但只要有兴趣,有信仰,不怕起步晚,通过“拼命”和“努力”,总能做到那个合适的自己。
Laifang 发表于 2011-10-23 22: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青年人的一个忠告就是:如果你发现别人文章中有问题,不必急于去写一个“Comment“。最好的办法是坐下来,好好研究这个问题,找一个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然后把你的成果以正面叙述的方式发表。"

I like this point. It really inspired me! But I wonder when is it appropriate to write a "Comment" paper. If we have some stuff contradicts the previous finding, isn't it a better idea to write a journal article than a comment? I heard that "writing Comment will easily have 'enemy' in this field".  
Egolym 发表于 2011-10-24 04: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青年人的一个忠告就是:如果你发现别人文章中有问题,不必急于去写一个“Comment“。最好的办法是坐下 ...
Laifang 发表于 2011-10-23 22:29


If you think a published paper may mislead people with its wrong conclusion, you should quickly act to give a comment.
You have to be really careful about your wording though...
笨熊 发表于 2013-1-19 12: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ganwing 于 2013-1-19 12:42 编辑

黄老师关于comment的建议确实中肯,新手应该常留意自己过于harsh的倾向,至少在我是常出现这种问题的。利用这种critical thinking发现新想法值得鼓励,但无论何时,对别人工作的评价都应该公正持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