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海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020|回复: 16

让人虚弱的问题

    [复制链接]
SunZhen 发表于 2011-6-4 17: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1-6-5 06:19 编辑

也许能让每一个人感觉虚弱的问题都不一样,对于我,最让我虚弱的问题就是:我一直笃信的概念或者说理论,有科学大腕站出来说,这个是错的,然后用似乎很坚定的证据去说那个错了,我一边尝试分析和挑剔新的观点,一边纠结着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因为我一时无法判断到底是我笃信的那个是否真的错了,因为一直以来衍生的认识都是基于那样一种出发点,且似乎所见所用也都可以用这样的一个信仰来完美解释,但新的说法似乎也很正确,那么这新的观点如何去解决以前建立起来的一系列认识?其实这几个问题与很多人相关,那么下面我就来说说,大家也可以帮忙讨论讨论,我们早日钻出迷雾
(1)depth-dependent stretching is wrong(Dan McKenzie)
Dan说,随深度变化的伸展作用这一观点是错的,尤其是对上地壳伸展量的统计是错的,因为随着伸展作用的增强,很多断层会变平躺而消失到无法统计,这一点我在做物理模拟实验的时候深有体会,开始还是大断裂林立,随着伸展作用的继续,断裂们奇迹般的变破碎然后消失。因此,Dan说,Kusznir和很多人得到结论说,陆坡区下地壳伸展因子大于上地壳,且裂后存在异常沉降。也就是实际热沉降量远远大于Meckenzie纯剪模式预测的量,这也是错的,因为人们低估了上地壳拉张因子。因此他建议正确的做法是,根据热沉降量反算全地壳的拉张因子。Dan说,一个很容易检验的方法是,如果用Kusznir的模型,你就会发现大部分地区下地壳的伸展量一直大于上地壳,这样横向上是无法均衡的,那么被额外拉长的下地壳该怎么办?
    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中间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协调,比如说陆坡区和陆架区成盆特征上的差异.....

(2)黄奇瑜老师说:珠江口盆地破裂不整合面为T80,时代大致为36-39Ma(时代根据秦国权),台湾为38.8Ma(时代根据黄奇瑜)
  这个观点给我带来一系列的麻烦,首先是地震剖面上陆架区裂陷停止在T70(30-32Ma),陆坡上断裂活动停止于T40(16Ma),且明显见到T70之前和之后的应力方向和断裂活动特征的巨大差异,因此我一直笃信T70是破裂不整合,这很好的分开了裂陷期和裂后热沉降期,也与Taylor&Hayes和Briais根据磁条带得到的南海开始破裂的时代相吻合。但黄奇瑜和秦国权两位古生物学家却通过一系列证据证明T80才是破裂不整合面,提出无论在台湾还是在珠江口,这个界面都是个长期的剥蚀面,且伴随大规模凝灰质火山喷发,海相化石从此出现...似乎有一定道理,但我仍很质疑这种定义方式,因为若真如黄老师所说,断裂活动停止肯定要晚于破裂不整合,那么怎么从地震剖面上去识别破裂不整合,我们该向下延多少?这个问题还带来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珠江口盆地南侧的南海海盆需在39Ma左右开始扩张,这和Taylor以及Briais识别出的磁条带年龄也不一致,由此引发一个最困惑我的问题就是,如何识别破裂不整合面?也就是它需具备哪些特征才可以定义为破裂不整合?这种在陆架和陆坡上相穿时的特征如何去协调?

(3)剥蚀界面在地震剖面上不易追踪,最大海泛面易追
   T60在珠江口盆地的地震剖面上不易追,因为这是个大的剥蚀面,大部分地区被剥蚀,个别地区有堆积。怎么会这样呢?
汤民强 发表于 2011-6-4 20: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识有限,纯支持。很好的话题,期待有好的解释。
bing 发表于 2011-6-4 20: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汤民强

我也一样,摇旗呐喊,助威。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6-5 00: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破裂不整合面的问题,已写信请教Dan McKenzie,他说他将信件转给了更在行的Nicky White,等他们有了回复,我会贴过来,供大家参考。
hbsong 发表于 2011-6-5 07: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南海构造研究中一个重要问题,破裂不整合,裂谷期-裂后期的分界到底是什么时候?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反射界面只是波阻抗界面,不一定是等时面。南海三个次海盆,即使是中央海盆,包括已俯冲掉的曾经的南海洋壳,不同位置有可能海底扩张开始的时间也不一样。好好研究吧!
另外关于随深度拉伸因子不同与相同的问题,我想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很多模型都是一维的,二维的就算很不错了,但真正变形的问题毕竟是三维的。。。那就说明还有很多事可以做。我和学生一直对Kusznir的文章为什么都发在论文集中,很少发在期刊上,有疑问,从你的帖子才知道一些端倪,原来剑桥派并不同意他的观点。学术争论是好事,这样才有利于我们逼近真相。
zhupeter 发表于 2011-6-5 09: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要看看早期石油公司Li Pinglu和Wu Jinming的文章,他们对珠江口盆地的岩相古地理很有研究,从石油钻井中获得了盆地中地层即有海相地层也有陆相地层. 估计只用断裂来计算拉张因子可能有时代的问题,或者几个人的算法的假定不一样. 一般都假定初始地壳厚度是30 km,这个也可以质疑的.宋老师一语道破天惊啊,强反射界面只是波阻抗界面,不一定是等时面.拉张减薄机制是需要好好研究了.期待着好的结果出现.
芸骥 发表于 2011-6-5 11: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孙老师的问题让我们深思。
符迪 发表于 2011-6-5 11: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模拟毕竟是模拟,可能很多因素考虑不到的,另外地质体的不均一性表明它可能必须用很多参数来表征,而实际上人们往往只给了一个能够反映整体趋势或者现象的值来代替,也许在客观实际中,往往一个微弱的不足人们注意的参数变化就会引起整体效应的改变......我只是一种理论上的猜测
符迪 发表于 2011-6-5 11: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太理解具体什么是破裂不整合,暂时按不整合理解~
一个大的裂陷盆地,可能有很多个次级坳陷,坳陷中又有凹陷,凹陷中洼陷......那么可能存在一些局部地区,它没有记录不整合的信息或不整合信息已不存在,或许还有没有可能,整个广盆范围内的不整合是否是等时的,假如构造变动是墓式发生的,A地区记录了第一幕,而B地区记录了第二幕,C地区.......,但又同属于喜山运动期或者什么,我们是否并不能说明ABC...这几个地区是等时的,而只是说同为喜山期的东西?
流落地球 发表于 2011-6-5 14: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识有限,纯支持~~
Joyce 发表于 2011-6-14 00: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关第二个问题的一点拙见:孙老师讲到破裂不整合,应该是裂谷转换为陆缘凹陷的转换面吧,在这里引用无锡所张渝昌教授说的话“把break译成破裂,译得不好,我认为就是断代不整合,一个世代原型被另一个原型更迭的不整合面。好比breakfast,早餐,在外国人概念中是“破斋”,实际是中断了不进食,可以吃饭了!break tea,会间休息时可以喝茶,外国人概念中就是“破茶”?“破会”,实际是会议中断的意思。”那也就可以解释为这个破裂不整合其实是裂谷结束的界面。
至于是T70还是T80的问题,我觉得破裂不整合面为什么一定要是长期的剥蚀面呢?“断裂活动停止肯定要晚于破裂不整合”应该要考虑断裂是早起断裂的后续活动的结果,还是新构造运动导致的结果。单纯裂陷期内部应该也是还可以划分出不同的阶段的,如果是要划分出裂陷期和凹陷期的界限的话,是不是应该看构造类型的转换界面,而不是对比界面的等级。
是不是还可以和南海南部的盆地进行横向对比如果南部盆地裂陷和凹陷转换的界面都可以确定为T70的话是不是39Ma的疑问也自动消除了~~~(南海南部我诶有关注过,不过决定明天开始也查阅一下相关的文献,孙老师我们要把这个问题进行到底~~~)。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6-15 15: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1-7-5 14:42 编辑

回复 9# 符迪,
11# Joyce,

   破裂不整合(解体不整合)-英文是Breakup unconformity是指大陆边缘在不断的伸展减薄过程中,陆壳破裂,洋壳开始伴随海底扩张形成。这时对于陆缘的裂谷来说,张裂应力消失,伸展作用结束,盆地伴随地幔的快速上涌发生短暂的上弹以后开始进入裂后热沉降期。板块的伸展应力主要通过洋壳的扩张和断裂完成。因此破裂不整合(解体不整合)是被动陆缘盆地内最大,构造意义最明显的一个界面。
everyoung 发表于 2011-6-16 18: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SunZhen


    岩石圈的伸展变形是一个很意思的问题,Kusznir的悬臂梁模型也是假设岩石圈是均匀伸展,和Mckenzie是一样的。而随深度变化的伸展模型则是通过分层(上壳,地壳,岩石圈)计算各层的伸展系数,然后提出的(Davis,2004),并指出,陆内-陆架盆地三层伸展近乎相同,为均匀伸展,而向陆坡方向,先是下地壳伸展大,后是上地壳伸展大,所以随深度变化的伸展主要集中在陆坡范围,也并不是一味的下地壳的伸展大于上地壳,当然,各分层计算的方法都有误差,需要不断的改进。对裂后异常沉降的问题,在克拉通盆地是不存在的,因为McKenzie的热沉降模型是通过稳定的洋壳的热沉降规律推算出来的,但处于陆缘的盆地是活动的,就是在洋壳形成后,岩石圈还是会受到变形的影响(与洋壳相比是不稳定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异常沉降,陆缘盆地应该有自己的沉降规律。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6-30 08: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Zhen 于 2011-6-30 13:30 编辑

回复 13# everyoung


    你说的都是基于Kusznir的出发点,不知道你是否做过检验?南海北部陆缘,不存在暴露的地幔,也不存在暴露的下地壳,根据Kusznir的计算方法,南海北部陆缘根本没有什么区域有倒转,也就是洋陆边界上地壳伸展因子大于下地壳的情况未出现。从陆架-陆坡-海盆,变形基本上是单向的从脆性为主-脆韧性兼具-粘性破裂(扩张的区域也是凹凹相对,凸凸相对,所以破裂是伴随地幔上涌的点状粘性破裂)。此外,如果我理解的没错,kusznir的上下地壳只是变形性质不同的圈层,随着地温梯度的上升,上地壳会变得比较柔性,因此越是向洋盆区,下地壳与上地壳的厚度比会越大,这与我们观察到的变形样式是一致的。
   大陆边缘裂后确会有一定的构造调整,一方面是因为裂后明显的差异沉降所造成的地表明显向洋倾斜的地形差,和局部凹陷与周围隆起区的地形差,这个我们在刚刚完成的白云凹陷的分析和模拟中清晰的揭示,另外后期沉积充填的厚度的巨大差异可能造成传说中的下地壳流动。这个我们还没法确认。但有一点,我知道,赵中贤和廖杰计算了珠江口盆地的裂后异常沉降,发现陆架和陆坡都存在巨大的异常沉降,最大达3公里以上,且陆架区比陆坡区似乎量级更大,这需要下地壳像大河一样的快速的向某个方向流动,这合理么?
    我之所以会被Mckenzie说动摇,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系列和-与深度相关的伸展模式、下地壳流模式矛盾的现象与计算结果。只是不能确认Mckenzie是不是完全对的。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6-30 08: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Joyce


    Mckenzie没有回答,Nicky White也没有回答,但黄奇瑜老师给过我一个回答,还用种种证据企图说服我。我觉得他的提法是正确的,但不知道用到珠江口是否完全正确,这个我在后面的五年研究中会着力关注并证实和证否这样一个问题。
黄老师的答复是:解体不整合是盆地演化过程中最大的一个不整合面,持续时间最长,造成的沉积相变化最大,对于被动陆缘来说,它将是一个盆地结束半地堑发育特征,走向整体热沉降和披覆沉积的转换面,它在空间上是穿时的,靠近洋盆年龄最老,靠近陆,年龄最新,且伴随着陆相沉积向海陆过渡相的转变。对于珠江口的陆架区,T70(30Ma左右)是解体不整合面,到了南部白云和荔湾,解体不整合面接近T80(about 39Ma),虽然我还不确定,但我会关注,有了新的认识一定公布!
    对于南沙,我认为解体不整合在T60(23.5-16Ma左右)而不是以前很多人说的T70,T60向西穿时,正如南海北部T70向西穿时,所以琼东南为T60(23.5Ma左右),文章已投稿到地球科学,希望能听到更多南海研究专家的意见。
芸骥 发表于 2011-6-30 10: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理越辩越明了。
 楼主| SunZhen 发表于 2011-7-5 14: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hbsong

谢谢宋老师点评。以前我以为我对解体不整合面的定义很明确,可是到了陆坡区突然糊涂了,这是因为陆坡区断裂持续活动至陆架区的解体不整合面之上,后来好不容搞明白了,是因为发现裂陷期和裂后期断裂的活动特征不一样,裂后的断裂活动,断距小,却在白云凹陷表现出与早期断裂无继承性,完全是后期受地形差影响,在重力势作用下发育活动的。在琼东南,我还不敢说,得深入研究,估计1-2年后会有结论。然而到了南沙,我再次迷失了,可能因为这里的剖面不够清楚,断裂看上去是持续活动,界面的剥蚀作用只要隆起区能看见,但也是地层和断层变化都不明显。而且由于西南次海盆的张开具有穿时性,同一个界面的意义和表现在不同的盆地,或者说不同的构造位置有很大不同。看多了琢磨久了以后,慢慢看出差异,然而非常顺的秩序尚待整理中,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解体不整合面之下控制裂陷沉积,分割型稍明显,裂后层序披覆特征更明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快乐海洋论坛 ( 浙ICP备11010086号 )

GMT+8, 2019-9-17 07: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